Archive | September 2012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南大化学82入学30年美东同学聚会(4)

凌晨3点半,我就醒了,不敢让自己再睡着,就怕误了他们出海的时间。因为带他们出海的船长,时间安排不过来,只有9月3日凌晨5点到上午10点,和晨5点到下午1点,两个时间段可选,因当天下午还要赶路回家,大家选了凌晨5点到上午10点,所以不想他们“千里迢迢”赶来,还是迟到,搞得扫兴。 4点半左右,听着他们准时出门了,我又来了个回笼觉。 然后,李虎一家也出门了,去访一访在附近的长青藤之一的布朗大学。。。 再后来,周勇的爱人也带着两孩子去动物园了。。。 我和惠娟两人在一下子静下来的房间里,真正地静候他们的佳音。过了9点了,还没有一点消息,心理有点忐忑。 去年,我们家的爷俩来海钓,虽然有六条大鱼的进帐,可没有一条是出自他俩的手,多少有些遗憾,尤其是源,再钓不到,可能就没下次陪老爸出海的劲头了。 后来,周勇回了电话说“已钓上了16条”。我和惠娟就大喇叭开始广播了,把昨晚赶回波士顿家中的冠菁一家,又给游说回来,同时把自由活动的李虎,和周勇的家属往回召唤,喝青鱼粥。 可是,过了11点,该到家的时间,出海的人还没回来,惠娟说“一定是,钓来劲了,又加了四小时”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们也只好做好后勤,把作海鱼粥的粥煲好,好大一锅啊!还有小青菜之类洗好。。。 终于钓鱼的人们兴高采烈地回来了。今天是大丰收。一共够大的有十八条鱼!虽然不是旭东领队海钓钓得最多的一次,但是他一次钓上来sea bass最多,最大的一次。 其实今天出师不利,虽然没是迟到,可出海没多久,船就抛锚了,发动机还是螺旋桨坏了?!好在船长父亲的船在附近,把他们拖了回来。JC说“免费看了个海上日出”临时联系上的是去年带他们出海的老船长,因上次战果不佳,大家归纳总结出“是船长不行”可眼前这无奈的情况下,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这一折腾就两小时,再出来已是7点多了。不过因祸得福,钓了那么多! 一回来就打发惠娟去买秤和冰。而他们也在高度兴奋后,疲惫地入梦了。   那天的青鱼粥,的的确确很鲜!一大锅煲好的粥里,加上小青菜,咸淡,然后在它滚烫是把刚刚从青鱼身上片下的鱼片放进去,别提有多鲜! 由于这次收获太大,只好把“分脏“战场移到旭东家的后院的deck上。渔民出场,排名不分先后: 晓明同学 一波同学 看看这鱼差不多有周勇同学的儿子长了 那天,源钓上来最大的一条sea bass. 有30来磅,1米零4长。 他马上告知朋友,朋友还不信,让发个照片过来。当他们看到这张,说啥的都有! 别以为,只有这一条大鱼! 别以为就两条大鱼 别以为。。。 别以为只有渔夫的功劳,鱼婆们也有! 两个小钓鱼迷,因为年龄的关系,没能亲临。和鱼儿合个影也很开心 看着渔民们收获的喜悦,李虎同学表示,下次也想加入海钓的队伍! 大家载着欢乐和鱼,心满意足地把家还。聚会到此圆满了。 在此,我代表全体与会者和他们的家属,对冠南,冠菁,和旭东,惠娟两夫妇表示衷心的感谢。你们让我们有了个美好回忆和谈资。 Advertisements

南大化学82入学30年美东同学聚会(3)

那天退潮比较晚,看着旭东带着涝螃蟹的队伍渐行渐远,惠娟的心也越来越没底。晚上7家人大大小小22张嘴等着尝海鲜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万一。。。纠结啊纠结,最后还是在渔市码头关门前,与一波同学冲去渔市买了些石斑蟹,和大龙虾! 不过,周勇同学还是更情有独锺自己捞上来的蓝蟹,非要合个影   晓明下厨炒得龙虾 那一天我吃了我人生中最多的螃蟹,惠娟准备的烤牛排,烤山芋。。。都没入我的法眼,就连晓明炒得龙虾我也一口没吃, 光吃螃蟹,最后小青的妈妈都怕了,不好直说,也得说“你不能再吃了,螃蟹是凉。。。 大人在忙着烧饭,孩子们忙着 几天来忙坏了的冠菁终于可以座下来当把客人。 为了迎接明天一大早的重头戏,今晚的爬梯也就到这了,临散大家合影,是由南大化学82 的两位媳妇完成的。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合影中的四位女士既是南大化学82 的同学,也是南大化学82 的媳妇!下次把黄岚夫妇,和沈敏夫妇也召集来,6家同学聚一次,6对,12位大学同窗,多高效! 沈敏夫妇的宝贝女儿今年考进了MIT,祝贺!找个机会找个理由,来美东聚一下儿。

南大化学82入学30年美东同学聚会(2)

聚会虽是小型的,可活动却丰富多彩。第一天在波士顿体验豪宅生活,第二天就赶往罗德岛海钓和抓螃蟹,主持的大权也移交给了惠娟和旭东夫妇。 接下来两天会议日程是惠娟安排的,email来来去去,旭东也没提出异议,可明早要落实了,一大堆质疑,风向,鱼汛,涨潮,落潮。。。把原来惠娟安排的,由惠娟带螃蟹队,旭东钓鱼队分头行动的计划改成旭东带着大家上午10点中赶潮汛,岸边上先甩两杆。。。然后还是由旭东带队等3点中落潮去抓螃蟹 为了能敢上鱼汛,我们一大早就从波士顿出发,2个小时赶到了Beavertail State Park。这是个非常漂亮的海边公园。 一望无边的大海,远处白帆点点,近处浪花飞溅,海鸟或嬉戏或捕食,在蓝天和大海间飞翔,海浪拍打着礁石,一浪接一浪,琢雕着礁石,形成崎岖不平的海岸线。。。那天天气特好,阳光,蓝天,白云,灯塔美不胜收 其实,去年我们来过这个公园。罗德岛海钓之旅(5)---海钓.不过每次来,都有不一样的感受。 我们来这里是看看海景,吹吹海风,冠南和冠菁的小儿子,Daniel,是来海钓的。 看来装备还很齐全。最主要是Daniel的态度特好,钓到钓不到,都很开心,重在参与的过程。 老钓鱼迷碰上了小钓鱼谜,看这认真劲。不过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了个平手,0比0。 第二天加入队伍还有周勇一家和徐一波同学。晓明同学在给周勇的女儿示范呢。 为了赶3点钟的退潮时抓螃蟹,没甩几杆,大家伙就鸣金收兵。 说起抓螃蟹,旭东又在调侃惠娟的通知不细。惠娟只说抓螃蟹,大家就按各自的想象,准备。小青还特意去买了钓螃蟹的网,我以为退潮后,就在海滩上向检贝壳一样抓就行了,准备两个大的塑料桶,还在盖子上钻了几个洞,和两付厚布手套。。。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最好的工具是长柄的鱼网子。不过塑料桶没白拿!不然抓到了螃蟹放哪儿呀?! 看看这浩浩荡荡的“虾兵蟹将”像不像鬼子在扫地雷  螃蟹没抓着,逮着个马蹄蟹,还是放生了。 其实,我们来早了,有螃蟹的水域还太深,不过这片能下脚的水域,带给孩子们很多快乐   退潮了,有螃蟹的水域,海水慢慢退去。。。终于捞螃蟹的人可以下水了。是捞螃蟹!海水不会退干的,可水清澈见底,看见在水中横行的螃蟹,就下网子,轻涝快起。   周勇在夫人和女儿的协助下捞上来第一个够个能吃的蓝蟹   由于缺少工具,冠菁试图徒手抓螃蟹,殊不知螃蟹在水里跑得可快,徒手抓螃蟹可为是痴心妄想。 其实那天战果辉煌,看JC利用水的浮力,还拎得那么吃力。  Chris过去帮叔叔,大家一再提醒他,千万别翻了。大家一下午的劳动成果! 那天的战果不菲。有30多只蓝蟹 还有好多海贝,这洗好的小部分,滴了油,放了盐,可他们就是不张嘴。

南大化学82入学30年美东同学聚会(1)

30年前的九月,我们从伟大祖国的四面八方,走进那法国梧桐树掩映下的校园,听着那树上知了的声声叫声,开始了我们南大人的人生。 30年后的九月,我们几个漂泊在美国东部的南大化学82的老同学,不能如愿以偿回国参加大部队聚会,就在那啥的内部搞个小型。其实我这里有点断章取义,偷梁换柱之嫌。 8月份冠菁,冠南在波士顿买大豪宅。有人想住住波士顿大豪宅,就问有啥要帮忙的。。。冠菁,冠南向来是善解人意的,就不顾买房,卖房,搬家的鞍马劳顿,邀大家美国劳动节来家一聚。方圆几百迈,开车6,7小时能到的南大化学82的同学都邀了。最后出席的有,我们一家,小青两口子,惠娟两口子,和李虎一家子。 像以往一样,我们开了5个多小时从扭腰的上州还是第一个“扭”到,旭东离得最近,仍然最后一个到,且忘了带洗漱用具。。。也许是冠菁的菜太好吃了,想带回罗德岛的家里也不得而知。 冠菁,冠南的房子的确很大,很豪,是他们的Dream house,也是我的!不过他俩向来低调,在这里,祝贺他们乔迁,我不多说了。讲讲与会的几个小花絮。 英语中有个词“Steal thunder”那天我觉得冠南就Steal冠菁的thunder。大家看看这一桌子的菜, 牛肉干,叉烧肉,水晶皮冻,南京盐水鸭,烤蛋糕。。。哪个不是费时费力又要技术的活!我想冠菁提前好几天就得忙了。 可等大家到齐了,冠南碌胳膊挽袖子下了厨房。。。 众目睽睽之下整出了 你还别说,还真好吃,与南大食堂里的发面大油饼有一拚!大家吃一快想两块,吃两块想三块。。。最后个个吃撑了! 当然,这也是技术活。我们今天在家初次操练,我是照猫画虎把饼给杆出来了,JC烙的第三张饼才是我们今晚饭桌上的主食。看来“看人家吃豆腐牙快”一点不假! 大家说说看,冠南的大油饼有没有“steal”冠菁一大桌子菜的“Thunder”, 有没有?有没有? 聚会,吃是很小很小的一小部分,主要是聊。毕业这么多年,聚在一起,还是有说不完的话,东一句,西一句,如果说没有主题,不如说不乏主题。讲到了后半夜了, 大家还如打了鸡血般兴奋,滔滔不绝。。。 孩子们的年龄跨度很大,从6岁到20岁,新朋友老朋友都玩得开心 。 8年前,在惠娟的家里源和Chris有过一面之交。6年前源跟Chris现在这么大时,我们第一次来波士顿,也是住在Chris家里,那是冠菁,冠南在波士顿买的第二栋房子。 看看小Chris陪我们逛市场—“quincy market”   4年前小Chris陪源去参观普林斯顿大学 如今,仍然相差6岁的两个人更能玩到一起 李虎的大女儿Rikki明年也要上大学了。李虎的家教有方,出门还不忘把作业带上。现在她已是源“脸谱”上的朋友了。 我们是老友叙旧,他们是结识新朋! 2004年,源,Chris, Chris的弟弟—Daniel, Rikky,还有Rikki的弟弟在我们美东同学的第一次聚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