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y 2012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他们的故事(4)

2003年美国国庆节的假期里, 惠娟一家四口,少清一家三口,还有国春同学结伴来我们家。 当时我们还住在两卧一厅的公寓里,一下子多了8口人,那个挤呀!白天,大家都立着还好办,到了晚上,可就热闹了。男人,包括男孩们,吹气垫床的吹气垫床,挪桌椅腾地方的挪桌椅腾地方,嘴里还不闲着,吹牛调侃两不误。。。 真的无比快乐。看着我们在一起,那末开心,旭东的老爸特别欣慰,现在我更能理解老人家的感受。孩子们的开心是老人最大的愿望。 发生在那三天里的故事很多。。。多是我们的故事,不是他们的故事。原因有二:一是,孩子们是一起坐在少清的车里,我不在现场,少了第一手材料。二是,那个年龄个孩子,还是男孩与男孩玩,女孩与女孩玩多些。那次婷婷没来,就失去了势均力敌的阵式,也就是没了“战事” 7月4日,去大瀑布的途中,去水牛城参观一个军事博物馆。 大瀑布,等着上旅游观光船,孩子们对我的相机还不太反感。 在船上,仰望大瀑布,沐浴在大瀑布飞溅起的水雾中   钻过水帘洞,近距离地接近大瀑布 那天最后的一个故事:是出停车场的车太多,旭东,少清两辆车被堵在停车场,惠娟去理论,让多开几个收票口,不果后,变不利为宝,返身带孩子们去看大瀑布的夜景。得感谢惠娟的乐观,孩子们才能观赏到夜幕下的尼加拉瓜大瀑布。   然后,拒交停车费,冲突围,还在我们纽约上州宽广的马路上,跃马飞奔,上了90迈!后半夜才返回了我们公寓! 7月5日, 我们一行11人,去美加交界处的千岛湖。 Advertisements

他们的故事(3)

2002年的年底,少清一家就回访了我们。两个男孩子在一起,再简约的条件,也可玩等不亦乐乎。 雪城的冰天雪地里,体验美式橄榄球是那个年纪的男孩才能干出来的。   温暖如春的屋子里玩电脑,算是个明智的选择。 两个人私底下,有什么交谈,不得而知,只是源后来念叨着要收购John的Magic Card,一种当时孩子们玩,又可以互相trade的一种纸牌。也许是比源大两岁的John玩腻了这种游戏!不知经过几次交易,多长时间,源的收购才全面完成。反正,那些卡片,现在还躺在源的床头柜里。

惠娟的memorial day

惠娟的好客是出了名的,自从她搬到罗德岛,她家的客人是络绎不绝,不仅招待过我们这些住在美东的老同学,也有来自国内的吕同学, 乐同学,和鞠同学,当然更多的是我们这个大学圈子以外的人。 这个memorial day,她就召集了她在康州跳舞队的队友,有她认识的,也有她离开后,才加入队伍中来的。 发来的照片,只是太小了,对付看个意思吧。

他们的故事(2)

源和彤彤是幼儿园时的同学。其实他们还在娘肚子里时,就算隔着肚皮见过面了。相差半年的俩个人同学了不到一年,因父母的原因,南北两分离了。等再重逢时已是2002年的感恩节。那也是这四个孩子第一次相聚。 那时也是他们父母86年毕业后第一次相聚。 相聚甚欢,也无暇顾及他们相处的如何,2,3天的相处中,四个孩子打扑克牌,下棋,聊天,甚至吵架都是两女孩对付俩男孩。 那是我们一家来美后的第一次长途旅行, 从纽约上州去新泽西州,先会了John,和婷婷,再去康州会彤彤。 那时的John就很有派了。 妈妈们是身高的参照物。 那时不仅他们年轻,我们也还不老!我们是因为南大同窗四年,有的是7年,有的甚至9年,扭在了一起,他们因为我们,相识,聚聚合合。。。也有十年了。

他们的故事 (1)

看着小青传过来的几张照片,有一种想讲他们的故事的冲动。 他们不是同学,不是发小,不是兄弟姐妹,我曾听他们互相介绍给知自己的朋友时说:“My family friend” 是的。不是 My friend! 他们因我们相识。就像兄弟姐妹不能选择对方一样,他们也无法选择,因为我们,他们必须接受对方。十年来,差不多一年才有机会见一次面,不应该有什么“深交”。 可另我们欣慰的,也是没有想到的,他们不仅是朋友,他们是朋友加兄弟!那种特殊的纽带,我有点说不清,应该是胜似兄弟吧! 他们就是婷婷,彤彤,John和洋洋。四个生在中国,长在美东的年轻人。 2012年5月16日, 婷婷和John去Princeton University找洋洋玩。据说他们玩得很开心!看着他们笑脸,我花了一晚上,把他们以往的合影都找出来,准备来个看图说话,讲讲他们不多,但也很有趣的成长故事。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