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y 2011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young, wild, & Free

大学生陆陆续续放假了。 轻松几天后 又开始了署期生活 有的去打工 有的周游世界 有的回中国学汉语 有的去相关单位实习 婷婷,小青的千金 纪录了她的 Young, wild and Free  (http://greenswallow.tumblr.com/ ) 暑期生活 Advertisements

回国感言(下)—社会主义新农村

国内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日新月异一点不夸张。 98年回去时,听“新马泰“,一头雾水;04年,人人手机,老同学也都乔迁进了摩天大楼里的公寓;06年,购车够房已不再是少数先富起来的人的“特”权;09年,老同学的年薪开始以几十万为单位。。。 今年,感触浓缩有三点:一是农村户口比城市户更难落,二是提到钱,我都要在心里转化成美元,才能理解国人的消费水平;三是,早是“狡兔三窟“老同学开始第二次乔迁,从闹市迁往“社会主义新农村“ 这次吕秘书长很给面子,百忙中抽一天陪我们这美国乡下人,参观了中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一是据说是杨澜开发的“绿洲“。 门前留影为念,这辈子也无法入住的中国的富人区 大门里的别墅,豪宅。。。 有点水上人家之感 它是傍着个湖,叫啥我也没记住, 不过湖滨大道是对公众开放的。 平时寂静的如美国的乡下小镇, 只因住得起的大老板们,或总裁们都在外忙着干事业,只有偶尔几个为总裁官邸维护的物业管理人员在打扫街道,修剪花草树木。   中国的总裁们不尽吃,住,行赶上甚至超过美国的CEO们,玩上也是独占鳌头,宝马,奔驰已不能代表什么了,船,游艇,不再是奢侈品了    吕秘书长让我转告在美唯一有船的老同学,再接再厉,也来个鸟枪换炮。按着这标准来,暂时还能称“雄”   走过“江南华府“我们来到了吕秘书长入住的’社会主义新农村“。 进大观园前,刘姥姥要拍照留念 还是主人信步回家的背影,更自信。 小桥,流水,人家 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村工所,也不失中西合璧之能事,中国江南清秀的门前蹲了俩尊西方的雄狮。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乡间小道 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农舍 推门而进 转身可见的   因还在装修,家具还没到,不过也能看出,女主人喜欢豪华欧式风格。 房子是三层的,3卧3卫的,一楼都是大理石铺地,2,3楼是木地板的,中央空调,常年热水(一家一个热水锅炉,与我们在美国的一样),而且安装了地暖,卫生间也是按五星宾馆打造的 只是院子不大,让我想起了日本,小巧玲珑的庭院, 不过家再大,业再大,没有规矩不成方元。大厅的一角,很华丽的花瓶上挂着   社会主义新农村,有没有让你耳目一新,反正我是深深体会了,还是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们志气高。。。

牢记妈妈的话

http://www.youtube-nocookie.com/v/O-018qBMlBs?fs=1&hl=en_US

Happy Mothers Day

五一小长休

这个五一,刚巧是周末,也凑热闹休个小“长”假。 一)亲密大自然 2011年的春天,来的特别迟,近四月末,树捎才染新绿。。。草坪到是早早披上了绿绒绒的新妆,可连棉的春雨,一直都无法修剪。。。 小“长”假的周末,天气格外地好,我和JC不失时机。。。 看着那绿毯子似的草坪,满足啊!半躺在阳台上的摇椅里,一边翻着杂志,一边喝着咖啡,透过水雾,看着忙上忙下擦车的老公,一丝丝幸福溢上心头,虽一瞬,可幸福就是这不经意间,走进你的生活。。。 惠娟来电话:“我们在钓鱼,这么好的春光,该与大自然都亲密接触。。。” 我答:“我们与大自然都亲密接触好几个小时了,除草!“ 看来老同学都没辜负之好时光! 二)栽“葱” 小“长”假里,另一件大事,我们种了两陇“香葱“在我们的菜地里。 “香葱“是我们前几天饭后散步时,在路边的小沟里发现的,刚开始以为是“野韭菜“, 经闻,看,断定是“香葱“! … 五一傍晚,看着我和JC吃力的拎着两大袋子绿绿的东东,路上一个3,4岁的小男孩好奇地问: ”Why do you carry the grass” “It is not grass” "Then, what is it?” “It is a plant” “what kind of plant” “I don’t know” 好在他爸爸上来解围,不然不知如何对小孩解释我的行为。 到了家,还是不敢肯定,是不是葱。把同事的老公呼来,一是鉴别,一是分给他些去种. 他去年给我们的韭菜,在我菜地里茁壮成长,这个五一也吃了第一茬了。 今,JC遇到那同事: “葱种了吗?“ “种了“ “是葱吗?" "味道,和样子都像“ “吃了吗?“ “没有那“ JC央求的口气说:“你们先吃一下, 好吗?“ 大家哈哈一笑, 开使了五月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