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October 2009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老板的空巢日子

今年,美东的我们三家老同学同时经历“空巢”。 老板和惠娟的空巢日子比“不空”时还忙。他们放飞了女儿,彤彤。却从国内把老板姐姐的双胞胎女儿接来,上社区大学。自然比养一个女儿时忙。 别的不说,每个周六,还要送双胞胎去上学。好在社区大学就坐落在海边,老板放下双胞胎,就到海边去钓鱼。有时,惠娟也去陪钓。 上周末,可是大丰收。   这个长相怪异的大嘴鱼,我在日本时吃过。是小房东的丈夫出海去钓的,为了答谢我们“红烧猪蹄” ,特意给我们送了几条。不过个头比这小,也就手掌大小,体色比这红点。据说是好鱼。肉细味鲜,记得我们是清蒸的,不知惠娟是如何烹饪的,但愿别糟蹋了。 显然,老板钓得比较大,不知是秋后鱼肥,还是老美的啥都比小日本的大几倍。四条有2千克之重,不是六条奥,惠娟特意来电邮更正的。可见,这老婆多为丈夫自豪啊!JC问;“老板,你秤回零了吗?!” 老板说;“开玩笑,没看把我累成这样了嘛!”

空巢的日子

我这“空巢”之贴,写写停停。。。也写了1个半月了, 第一周,知道源在野外训练营,不能上网,手机也上交了,我和JC没有盼望,所以过得很平静。尽管我还是忍不住给源写了好几封“妹儿”,JC也一反常态,放着高尔夫球不看,坐在被子里翻源的毕业纪念册。。。 第二周和第三周,是我空巢以来最“难过”的日子。一是源既不打电话回来,也不回我的电话。我除了担心,更多的是内疚。觉得源的不体谅父母是我教育的失败。虽然许多有上大学的孩子的朋友劝我说:男孩都这样,懂事晚。。。更有人说:想想看,我们自己刚上大学那会儿,有多少时候,想过父母的感受。经过JC的“苦口婆心”和我的“严历说教”,终于, 第四周和第五周,源接我的电话了。我也渐渐认识到,通过电邮和电话分享源的大学生活是不太可能了。“傅雷家书”之类的东东,是个儿奢望了。 现看来,不想放手,也得放手了,天高任鸟飞吧。认识到儿子的离巢,意味着他最终会建他的自己的小巢,心里难免有种苦涩。苦涩归苦涩,日子还得向前过。先让我忙起来,结果便宜了美国鬼子了,上班时我太卖力了。下班后,也可谓精疲力尽,饭前Yoga,饭后与JC“百步走”,坚持一月有余了;有时,跟着Youtube上的中国老革命卡拉OK一个晚上;有时到文学城的“子女教育”里看看热闹;有时网上找找毛衣样子;入梦之快,也就没空想儿子。周末,日子难打发点。好在今年的秋天的特长,眼看10月底了,还能找到迷人的秋色,所以把咱那挺高级的单反,放到傻瓜挡,去搞一下儿摄影,周日下午,跳舞减肥一下。 10月4日 , 露天舞台后的天鹅湖 10月10日,小区里的初秋  10月10日,社区的小公园 10月24日  ,小区的晚秋 总之,我和JC,每天都要念叨儿子,同时也互相鼓励,过好我们的二人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