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September 2009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老板的钓鱼成果

为了钓鱼,老板去年添了新设备,他叫它船,我叫它橡皮筏子,就看你如何定义船了。不管怎样可见老板的钓鱼决心! 今年,他还组织美东同学去他家小钓,据说领头彩还是冠菁的小儿子---丹纽,不过据说,老板钓鱼时可认真了,竟不许小明同学说话,有言在先,这绝不是据小明夫妻说的。 惠娟说,老板的钓鱼技术已到了如火如荼的地步,淡水鱼已调腻了,开始向海水鱼下手了。 不过口说无凭,还有吹牛嫌疑,惠娟把9月19日,老板的成果记录下来了,可真不少! 那天一共调了14条鱼,总重13磅,看看老板累+高兴小样 18英寸长的鱼王  体重1339克 得意洋洋的老板展示他的战果,JC说,"老板可以把他的船升级换代成真船了!"   据不完全统计(惠娟说的),老板今年一共钓了100多条,这还不是最大的.现老板觉得钓淡水鱼没啥意思了,开始钓海鱼 海鱼虽小,可假鱼饵它不咬钩,要吃鸡肉 Advertisements

华盛顿大学的校报新成员---魏珍妮

  魏珍妮(彤彤)是老板和惠娟的千金,从小就很独立,有主见和闯劲。这一闯就闯到了离家千里的坐落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城郊的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   入学不到一个月,就在校报上发了两篇文章,高效多产吧!   8月20日,新生入学,5天后,大多数新生走在校园还转向呢,彤彤却老练的介绍起学校的传统了。http://www.studlife.com/scene/2009/08/25/introduction-to-wash-u-traditions/   9,9,9,这一天很特别,国内好年轻人赶这一天办喜事。彤彤却写一篇乐观的文章,关于在如此金融危机下,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商学院的毕业生仍如愿以偿找到工作,而且年薪还不低   http://www.studlife.com/news/2009/09/09/olin-graduates-fare-well-despite-tough-economy/

普林斯顿的开学典礼

上周末,生了一周末儿子的气。 今儿,到普林斯顿网页上,看看新生的入学安排。。。眼前一亮,那不是源嘛? 前一阵子,我还笑小青的眼力 ,那照片虽小,但至少婷婷露了全脸啊!源这是忧抱琵琶,半遮面,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原来错怪了源,上周末他的确很忙!根据http://www.princeton.edu/pub/oc/schedule/,周六,源要到晚10点半,才结束必须参加的活动,按源的性格,他不会放弃这以后“月光”活动。。。而周日是开学典礼的日子。时间表排得满满的, 一直到午夜12点,还有“虎啸 (Tiger’s Roar)”活动。 通过“Freshmen begin journey with advice from ‘Tilghman’s Top Ten"我了解到,学生是以宿舍(福布斯学院,洛克菲勒学院。。。)而不是以专业(例如,工学院,农学院等)为单位,且不分年级,走进大学礼堂(Unversity Chapel)。。。开学典礼,校长的讲话是必不可少的。校长Tilghman女士先强调了普林斯顿的教学宗旨: “ to prepare very talented young men and women like you to make a positive difference in the world by helping you develop the qualities that are required of leaders(培养有领导才能的): a devotion to critical thinking over ideology(善于思考); the self-confidence […]

没用的手机

源的野外训练营是12日结束还是11日一直也没搞清。不过知道他这期间手机也上交了,不能上网,所以我和JC很心平气和的过了一周,还时不时地互相吹捧自己的儿子好,挺懂事的。。。 上周五下班时,我边从包里拿手机边开玩笑地对JC说:“说不定Miss了儿子的电话”果不其然,源4点50分给我留了言;“Hi, Mom, I just got back from my trip. Everything went well. It was really fun and I met new people. I saw your email too. And …. that’s about it. Everything is good and I hope everything is good at home too. I talk to you later when I get a chance” 一到家,就打电话过去,源在宿舍里等着与新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呢,因学校食堂还没开;问他什么,他都以最简短的方式回答,不像女孩那样会描述详细点。 […]

开学第一天

普林斯顿是9月12日才开学。 不过9月5日起有个为期一周的野外训练营活动,1300多名新生中800多人报名参加了这户外活动。源是那800人之一。   所以9月5日2点半前,也就是野外训练营活动集合前,我们要把源的宿舍安排妥当。我们起了个大早,6点20从家里出发时,天就要大亮了,可一轮明月却高挂中天,一抹朝霞在天际时隐时现。。。一路上时而有雾,时而云开雾散,车不多,源在后排听着他的音乐,因树还没变色,我时不时地拍一下或明月,或雾,或朝霞。。。 4个半点,于10点50分,我们顺利地到了普林斯顿。因是第3次来了,加上有GPS的指点,我们轻车熟路就在那叫Baker Rink建筑物停了下来。新生不多,没一会就轮到源,填了个猪流感的表,每个学生发了个水瓶,拿上学生证,宿舍的钥匙。。。在源办手续时,我偷偷地瞄了一眼新生名单,居然有14个姓陈的,>1%的新生,可见陈家是个大姓! 普林斯顿有6栋宿舍楼,每栋楼都有个名字,叫某某学院。源住在福布斯学院,在校园的西南角,(可他上课的工学院在校园的东北角)主楼建于1924年,是福布斯杂志的创始人老福布斯为了表章他儿子小福布斯捐赠的,他的孙女小小福布斯在普林斯顿上学时就住在这。源成了他们祖孙三代的校友了!  虽事先有思想准备,可推开房门的一瞬间,还是有点失望,因源的房间在主楼与付楼的连接处,唯一的窗口被付楼挡得长年不见阳光,10几平米的房间里放着一个上下铺的床,2个写字台,和2个衣柜,真不知道如何按排才能把那上铺放到地上来!源的舍友还没到,源说等他来了再说。好在听老同学的建议,带了风扇了,装上,吹上一会,屋里霉味也就没了,一阵风的打扫,该抹的地都抹了,床也辅好了,书也放到书架上,衣服挂进衣橱,内衣和袜子放进衣柜的抽屉里。。。 1个小时后,有了家的温暖,感觉也没那么坏了(无论如何都比我们上大学时的条件好多了)。其实,源的感觉一直不错,男孩子对这些东西不是很再意,他更意吃的好不好! 比预计的早了2小时结束了,看着孤零零的源,想多陪他一会,提议看看洗衣房,校园里走走等,源都谢绝了,还催我们离开,说是要一个人适应,适应! 1点半,我们一一不舍地说走了,源也不挽留,送我们下楼,在楼前合个影。 我拥抱了源一下,不舍地又亲了一下他那大熊掌,然后又巴着巴着拥抱了一下,我以为我会哭,可是我没哭。 前两天,电视上不是说;“You do not lose a child, you gain an adult” 所以我该高兴,儿子长大了!

儿将远行

明天,我们将送源去普林斯顿了。。。 随着这一时刻的迫近,我的担心越来越多,越来越重!担心他丢三落四,担心他Party太多,影响功课,担心他交友不当,误入歧途,担心他吃的太饱,长得太胖,担心他吃得正好,中途饿了,没地找东西吃,担心宿舍太小没空调,热着他,担心数九寒天,穿行校园,冻着他,担心他睡得太少。。。 昨晚,把我的担心暂时放到肚里,把给源准备“独立”生活的东西敛在一起,小到肥皂大到笔记本电脑,还真不少! 结果又担心起能不能塞到车里去。。。JC对源说;“装不下的话,就把妈妈别装到车里。。。” “那恐怕不行吧!”源说。我从不掩饰我的感受,源知道妈妈的爱近乎“病态”。宁可跑两趟,也不可能让妈妈不去学校。 其实,两个星期前,我就开始想念源了。每早必到源的房间看看,在那大小伙子的额前亲一下,以往总是逃开的他,好象理解我的心情似的,不再把我推开,不过不能承受第2口。饭桌上也多了些叮咛,源也能耐心地点头答应。与我的约定―――每周一次电话,他说他记着呢! 源只盼着9月5日的到来。他的大多数同学在8月中下旬开始陆陆续续去学校报到了。通过webcam,源见识了朋友在康奈尔大学宿舍。。。“陪读”了卡迈基麦隆大学的第一堂计算机课。。。 就连一直陪到最后的几个好友也走了:Nick上周末去了耶鲁,Sam这周二去达特茅斯,Jimmy这周四去了布朗。。。 终于,明天源也可以去普林斯顿报道了,源表面上很是无所作为,可心里其实很兴奋!就要翻开他人生中新的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