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August 2009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杜克大学的新生合影

  每所大学都有开学典礼,大名鼎鼎的杜克大学也不例外!但全体新生聚在一起留个合影却是杜克大学特有的传统。今年1700多新生聚在一起筑成“2013”字样, 8月24日那天,如旭的晚霞伴着天边的祥云,新学生穿上印有“DUKE“的T恤衫,兴高采烈与新朋友们同信和力留下了这历史性一刻。http://www.dukenews.duke.edu/2009/08/2013.html 这也是他们毕业前最后一次所有的1700多人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点!是可遇不可求的交朋友的好机会 婷婷的宿舍在有百年历史的校园里是年轻的,建于90年代,所以宽敞明亮,两人一个房间 学校组织去“Target"购物 新朋友

回国杂记(3)-猪流感的没有

11点多我们就到了底特律机场, 因来的太早,屏幕板上还没有我们下趟飞机的情况, 害得我们从这霓彩灯闪烁的洞洞里钻过去又钻过来。。。 只好在这不大的机场里转来转去,免税店里各种高级香水喷喷,把自己搞得迎风也能像香百里,JC直喊头晕, 我想那猪流感细菌熏不死它,也熏得它找不到北,就是别想跟我回家。其实在机场还真没看到几个带口罩的,万一遇见个,不知为啥,我都自觉不自觉绕行。 从迪特律到上海的飞机要4点多准点起飞了,我们坐的是747,正好在机翼的位置上,从窗口望出去,长长的机翼下挂着两个巨大的发动机。。。 JC换座位上了瘾,临上飞机前又把本不在一起的3个位置换到靠窗的那一排上,结果不知是不是猪流感的原因,机上人很少,好几个人都可以躺下来,把经济座搞成了比头等座还舒适,而我们却只好坐着了。。。不过前后人很少,体温高的几率也就低多了。。。可过道那边的胖老美,一会摄像,一会拍照,一会吃,一会喝的,忙个不停,总觉得要是谁体温高,就是他了。 头一次以外国人的身份回国,没啥特别的感觉,只是让我多添了一个表格,也不知是不是猪流感闹得。 飞机上的冷气很足,此刻一杯热咖啡,以无感到那么冷了。。。一阵阵饭香飘过来了,该吃晚饭了。晚饭上JC居然有小酒喝喝,还是免费的,看来航空公司比以前景气的了!? JC说“睡一觉就到上海了”我辗转反侧睡了N觉了,电影也断断续续地看了N部,咋还没到啊!不过又闻饭香,也许吃过早饭或者说晚饭(当地时间)就该到了。 果然,广播里说:“飞机将提前一小时到上海…”飞机的确提前一小时,18:06安全着陆了,然后正如“文学城”一博客上描写的四个“全副武装”人上来量体温,兵分两路,前面的有电子枪在每个人的额头上扫一下儿,后面的再给“可疑分子”用体温计量体温 ,我有幸成了那“可疑分子”不过有惊无险,全机人都顺利过关! 中国我回来了,而且没带猪流感!

回国杂记(2)有惊无险

  机票四月份通过代理人订的,凭以往的经验,以为一切都在那一时刻搞定了! 可7月初,那好心的代理人打电话提醒:“航空公司更新了免费托运行李的政策,7月份起,只能免费托运一件50磅以内的行李。。。你们最好打电话问问!”。。。航空公司人说“4月份出票时,票上写的两件行李,你还可以带两间。。。”本来就准备一人知托运一件行李的,所以该算是无惊无险。 那天,顺便又把行程看了下,所以请朋友7月4日9点来送我们去机场,因第一班飞机是12点起飞。。。 可7月2日晚,细心的JC 上网一查,怎么查也没有所谓12点的那班飞机,给我们改称9点半的了,也没有人通知一下儿,同时发现没有座位了。。。JC 一个电话到航空公司,给“踢”到飞机场,费了点周折,终于把位子搞定了!当时急了一身汗,该算是有惊无险吧! 结果上了飞机才发现还搞了个准头等,小飞机嘛,头等和经济舱只一帘相隔。心情一舒展,就把相机给抖搂出来了。。。 那天雪城上空有云,飞机飞上云层后,绵延的云朵,耀眼的光线,我想西游记了孙猴子腾云驾雾的感觉也不过如此罢。 没多久,就来到了安大那略湖的上面,此时云朵点点,看着不同颜色的蓝蓝的湖水和云朵在湖面上的投影,听着mp3里我最喜欢的情歌“如果全世界我可以放弃。。。”一种幸福的情感在心里涌动,真想吻一下儿边上那一直都不太“可爱”的JC 指指点点地让JC看那规划的方方正正的美国,JC笑我的无知:“傻老婆,我们其实是在加拿大的上空,没见安大那略湖在我们的左手。。。”(安大那略湖是位于美加边境的五大胡之一) 广播里说我们就要到底特律了,这大概就是底特律的摩天大楼群了吧。美国的城市总是这样,一小戳楼矗立在所谓的城中心。

回国杂记 (1)—丑话在先

出来十几年了,这是第四次回国。每次都有很多感受,也难怪!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97年夏,国人手里的手机不在是砖头大小的“大哥大”,它也不再是万元户,老板身份的象征。。。04年夏,少数朋友,虽工资单上的数目不大,可勒勒裤腰带,也能买起自己的汽车了。。。06年夏,朋友中有人,不过还是极少数,算上灰色那份也能搞个十几万的年收入了。。。今年,好多朋友都能挣几十万的年收入, 日子比我在美国过的爽多了。。。 06年那次,主要是参加大学毕业20周年的聚会活动。回来后,写了几篇记录聚会花絮的帖放在校友网上。这次我是有备而回的,随身带了个小本本,有空就乱涂写一下,现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回国流水账。 在“文学城”看到好多人学的回国感受,有的幽默,有的图文并茂,有的妙笔生花,芝麻小的事,洋洋洒洒,荡气回肠写了一大篇,我这只有羡慕的份,虽让咱打小就没学好中文,“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害人不浅阿。 一直以来,我是个比较“理科”的同学,自觉不自觉地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生活,这是好听的,说白了就是我是个比较木乃的人,不善解人意, 对生活也没啥深刻些的,更别提丰富多彩的认识了。 所以我的“回国杂记”不外乎是给一些照片加个注解,交待一下人物,地点等等,不要有太高的期盼。不过我可是照了1千5百多张照片!想看照片的“举手”!

小青的眼力

今,快下班时,收到小青的标题为“Ting-Ting is in the picture of Institute Headlines‏“的“妹儿”。。。“妹儿”很短,只有两句 "Even the picture is so small, I still can tell her and see her smiling face! http://kenan.ethics.duke.edu/" 顺着连接来到杜克大学的网页,对着那屏幕,我使劲地。。。使劲地。。。使足了劲地看啊,看啊,把吃奶的劲都拿出来了,也没把小青的宝贝女儿,婷婷,给认出来! 不死心的我把照片存下来,放大了看,终于,我看见了,看见了婷婷那开心的笑脸。 原来,杜克大学开学出奇的早。婷婷比彤彤,洋洋都早,这个周一正式从中学生上升为大学生了! 上周五,本想问问小青她的阿拉斯佳之行如何,可电话那头的小青却气喘吁吁,原来正在忙着装车,第二天,将婷婷去杜克大学上学了。。。 难怪小青的眼力如此犀利,在如此"Teeny weeny"照片里认出自己的女儿。 母亲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