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une 2009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钓鱼

  6月28日是纽约州一年一度的免费钓鱼日。可住在康州,新泽西州,和麻州的人却“无功受禄”挖我们纽约州纳税人的墙角,纠集起来,汇于康州的老板家,越州界,到纽约州钓了10磅多的鱼。   据惠娟“交待”,就纽约州的我们没到,美东的南大同学该到的都到了。。。玩得十分开心!   这是谁在展示成果?     “小孩”非说这是他钓的! 人小鱼大,冠菁的二公子,丹纽,总拿头彩(去年,在康州唯一钓到鱼的) 惠娟家的全鱼宴,你不怕馋掉大牙,你慢慢的“望梅止渴”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

彤彤的高中毕业典礼

  惠娟和老板的宝贝儿,彤彤的高中毕业典礼是在6月21日。从照片上判断,是下午1点到3点之间。   从这里,彤彤将走进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The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WUSTL),  百度上介绍“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坐落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城郊,是当今全美最好的15所顶尖研究性综合大学之一。” 同窗好友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

源的毕业party

  大约一个月前,源问我们能不能有个毕业party,JC还有点迟疑,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源这四年也陆陆续续参加过一些朋友的毕业party,我知道有的是在公园里,有的是在家里。。。我想图省事,就在附近的公园里,可源想在家里,这样大家会玩得更尽兴,也更经济! 地点定了,时间就定在毕业典礼后的那星期天(6月21日)。源通过Facebook把邀请发了出去,呼啦啦50多人说他们愿意参加源的毕业party,看来源的人缘还不错。我也邀请了几家孩子要来参加party的中国朋友。 接下来的事,就要我来安排了,打电话去问曾办过的中国朋友用的哪家“帮你办party”的公司,她说,是自己搞的,没请人!我想她行,我也行,不就是让孩子们吃饱嘛,玩好就要看源的本事了。 源说他的朋友点名要吃饺子和炒饭,我们提前一周把饺子包好了,我又现学现卖的烤了“毕业帽”小蛋糕,墨西哥面卷,4豆色拉,以及圣诞节时烤过的核桃塔点心。。。其它食物多多地买,就怕不够吃,本来250美元能搞定的,我都翻番!   看看我的有备无患,这还不包括满满的一冰箱。   桌子都摆不下了! 最受欢迎的是饺子,也是唯一一个供不应求的,party定于8点结束,可孩子们10点才陆续离开。。。有几个最要好的,转战进屋。。。12点多,我们家的大肚汉,又饿了,进厨房找吃的,看见台子上有几个饺子,慢不经心地说;“有几个饺子”,孩子们跳起来:“我要” “我要” “我要”我说“是糊的”。。。他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瓜分掉了。 那个礼拜,都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周六一整天都下的无休止,源按计划是去4个毕业party,最后去了3个。这几家都是大户人家,租的是巨大无比的帐篷,但回来时,源还是一身泥水。我在心里祈祷:“明天好天” 周日一值到9点多,谢天谢地,小雨终于停了! 看看我们布置得还不错吧。绿色是源他们高中的颜色,橘黄色是普林斯顿大学的颜色。 那个大灯泡气球放信箱旁当个大招牌还真行。 这个大看板,花了我一个晚上才搞好。一边是从1992年出生到2009年高中毕业每个生日子,另一边则是从1992年到2009年高中毕业源的有纪念意义的时刻。。。小蜜蜂是源他们高中的吉祥物,老虎是普林斯顿大学大学的吉祥物。。。   门口这么花里胡哨地一挂,是不是气氛就出来了。 其实有搞气氛的还是源的乐队。两个一人高的音箱传出来的party音乐,不把气氛搞出来才怪哪!   由于乐队的架子鼓手有事,源他们的“演唱会”7点半才开始。。。 乐队成员 看看这些“粉丝”们,可见源他们的“演唱会”是很成功滴!也把源的毕业party推向高潮。   说是有50来人要来,其时有70,80人,进进出出,好多人都向源前一天一样到处赶场子,7点半又转回来看“演唱会”。。。院子里排满了汽车。。。看来源的人气还挺高! 源的毕业party是3点开始的, 最先到也是从最远的康奈尔来的大宝二宝他们家 最小的客人是同事零零的宝贝,15个月的Alex 源只邀请了几位老师,C夫人是源的奥林匹克队的主教练,她是源的恩师! 这女孩是不是有点眼熟! 高年级的有,低年级的也有,这是9年级的小美女 后来太阳出来了,草地也干了,打球的,扔飞盘的,打扑克的。。。他们玩的开心,我也长长地松了口气。。。 看看谁先输掉了上衣   源拿到这么多礼物―――爱理特在网上订的湖人队的帽子,C夫人(教化学的)给的“烧杯”茶缸,斯杜给的绣有源的名字的橘黄色的毯子,内克送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浴巾―――最多的还是礼品卡,读着那些滑稽的赠言,源不时笑出声来 多亏爱理特父母帮着烤BBQ(美式烧烤),JC才有空儿一锅锅地煎饺子。。。大家是吃的好,玩得开心。。。party开得非常成功!

婷婷的高中毕业典礼

无巧不成书,婷婷的毕业典礼也是在6月19日。 几天后,小青传给我两张照片Without a word. 我只好看图说话。 好像典礼是8点开始的。进场前,父女合个影,典礼后,将献给女儿的花还在爸爸的手中。。。   10点后,婷婷毕业了!2个月后将南下,成为“南方哈弗”的杜克大学的一员。 前两天,小青的相机摔坏了,赶忙来向我咨询,我推荐了佳能SD800。以上就是该相机照的,效果不错吧!

源的高中毕业典礼

2009年6月19日下午6点,源的高中毕业典礼在雪城的会议中心举行。也就是说从这一时刻起源真正的高中毕业了,不能再称自己是高中生了。在成为大学生之前,作2个半月的社会青年吧。  27年前,没有一个特定的“历史时刻”来表明我的高中毕业。没有依依惜别母校,更没有与尊敬的老师告别,像一般地放寒暑假,高考完,回家等通知。。。我的高中时代就那么袅袅炊烟般散去。。。 最近我认识/意识到两件事:一老美非常特别看中毕业典礼,连幼儿园都有毕业典礼。二是老美的班级(Class)也中国的班级的有点不同,如果老美问;“你们班多少人?”其实,他/她指的是中国的年级。 因意识到毕业典礼的重要性,我不想源有任何遗憾,所以关于要不要买花给源,我咨询了老美同事和老中朋友,说法不一, 女孩一般亲戚朋友会买花给她, 男孩可买可不买,最后,我想还是买吧,虽说宁缺务乱,可这事上还是宁多不缺的好。所以那天,提前下班, 去买花。可刚进店门,看一老美拿了一串大气球,其中之一是个大灯泡戴了个毕业帽,我想这个适合男孩,就花了十美元买了个。可回家后, 源说:“I won’t carry this gaint balloon around…” 后来发现会场上的确没人拿那么大的气球。 也是因为重视,我在几天前,就在考虑我的着装。像每个女人一样, 我又对老公说;“没衣服穿!”老公耐心地帮我参谋,评估了一晚上,最后决定中式大红大绿上衣,黑长裤。。。可“无心插柳,柳成荫”6月18日晚,在店里淘到了适合的连衣裙, 更有趣的是, 刚进门电话就响了,是源的朋友,爱理特他妈:“你衣服买到了吗?”“你看到我了!我才买回来。。。”“没有,只是想,如果你没有合适的衣服,我有几套大点的。。。” 她在雪城大学当老师,出席这种场合较多,这方面的衣服也多。。。 源的长袍是花了75美元学校订的,衣服两天前拿回来的, 可帽子和那小穗穗进会场前才发,不过其他的穗穗和绳子几天前陆陆续续拿回来的,它们是honor society (各种荣誉组织,像国内的少先队之类)标志,除了每人都有的,源还有3个小穗穗,表明他是三个不同组织的成员,勃子上挂的黄绳好像是“national honor society"标志, 有个男孩勃子上挂根黄蓝绳,有人问,“你这是??”男孩自豪地说:“my own honor society ” 总之,那天,我扛着“长抢短炮”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会场,结果还是晚了,大厅里已坐满了人,只好在后排落座。暗自庆幸有了“长抢短炮”,难不倒我了!我和JC分工,他负责长抢,我负责短炮(摄像)。。。可也许是紧张,老公说:“可以出错的地方都出错了”整个过程唯一一张可看的照片还是我照的,是在源往会场外走时照的。不过我的摄像还是“完美无缺”的录下源登台领毕业证书的全过程。 其实 整个毕业典礼很简单,历时2小时,先是在众目睽睽下,随着校歌的音乐,毕业生们两个两个缓慢而庄严地走进会唱,全体起立唱国歌,然后由校长宣布典礼开始,先是年级长介绍年级4年来的情况,375人“考上”大学,其中21人去了藤校。。。 然后学生代表讲话。。。 然后是老师代表讲话。。。 然后就是一个个学生登台领毕业生证书。。。 再然后好朋友留影,亲朋好友道贺。。。 最后,我们带源出去“大吃大喝”一顿!花了66美元,那天的刚巧停车费也是6美元,六六大顺,预示着源的未来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

婷婷的毕业舞会

  婷婷的毕业舞会是在6月12日。之前,小青给咱看她看中的dress时,我在“妹儿”里主动提出源愿意给婷婷当date,小青再也没有接我的碴,而且一般周末必到的电话再也没打了,原来有这么帅的“白”小伙,我们这小黄当然落选了(玩笑而已) 婷婷和她的date,    从照片上,她那开心的笑容tell all。 三朵金花中, 最靓丽的当然是小明和小青合成的! 靓女俊男,最佳着装者。。。 戴花 姐妹花  http://picasaweb.google.com/s/c/bin/slideshow.swf

源的毕业舞会

前两天,又把《美国派》找出来看了一遍。《美国派》是青春喜剧片,讲述的是四个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吉姆(Jim)、凯文(Kevin)、芬奇(Finch)和欧滋(Oz)约好在毕业 舞会当晚要告别他们的处男生涯的热闹的故事。。。 看着《美国派》,猜想着源的毕业 舞会会是什么样的?会不会有个初吻啥的,因源跳了一级,比同年级的同学至少小一岁,而且在老妈的心目中总以为他还小。可前几天与这的一中国妈妈“沟通”,那妈妈暗示源有要好的“女”朋友。。。我还是不肯相信。“不可能,源还是那么不注重仪表,我还要不断地提醒他剪指甲。。。洗脖子。。。到今日,还没拒绝老妈的理发手艺。。。有时,满不在乎地顶着一个很怪异发型就出门了。。。” 种种都表现出他还没开翘呀! 源的毕业 舞会是在6月6日。源对他的毕业 舞会也没有一年前的对社交舞会的兴趣大!也许经历里那一次,比较类似的这一次,就不那么有新鲜劲了?!可有经验的老爸老妈决定给源买行头,因去年租一天也要140大元。。。今年,源的行头,从头到脚,200大元不到,“赔本赚吆喝”,毕业舞会完了,咱不还有个实物可见,即使以后再也没有用了,捐了还能免点税不是。 离6月6日没两天了,再老妈的追问下,像挤牙膏一样,源才说他的“舞伴”还是去年那女孩,老妈一下就警觉起来,忙追问:是不是你女朋友?“不是!”“那我儿子有没有人喜欢啊?”“没有!”“那谁他妈说有个中国女孩喜欢你...” “没有!”“那为啥那个亚裔女孩老围着你?”“哪个?”“数学组里,颁奖和音乐会那天。。。”“她呀,韩国的,她很Annoying(烦扰人)”。。。 老妈的单反机用傻瓜档拍出来的相片并不比傻瓜机好到那儿去,所以快速跳读了一下说明书,用光圈优先挡,据说聪明的相机会根据我设定的光圈,自动调快门,头天晚上让老公当模特,狂拍了一下,效果果然比傻瓜档好多了。 6月6日晚,老妈我挎着我的“佳能爱思(Canon Xsi)”兴冲冲的赶往“毕业舞会”会前小聚的老美同学家。路上,源叮嘱我“别照太多照片!”我叮嘱他“别做不该做的事!” 我们先到,组里面有几个源最要好的同学,他们立马纠集,攀谈起来, 女孩来了,还要我示意他。那天女孩穿了件玫瑰红的露肩及地长裙,干静大方,楚楚动人,是组里最佳着装者,不过是我评的! 戴花是不可缺少的仪式,我听着我“佳能爱思(Canon Xsi)”卡卡卡的响声,兴奋劲就别提了,都忘了看一下拍摄的效果,结果回家一看,都曝光过了,悔得我肠子都青,还不如用傻瓜挡了。 这次源所在的组比去年大多了,有26人,而且有6位女同学没有“男舞伴”。组太大不好照照片! 源只顾跟自己的死党聊天,有一时间竟然跑去吃东西!而那女孩与其他女孩在院子的另一头摆姿势拍照(都是那6个没男伴的女孩惹得惑),一直担心儿子交女朋友的老爸看着这情景,高兴地自言自语“说明他没有女朋友”,老妈我可是着急,这也太不绅士了吧,忍不住再次提醒:“陪着女孩”“OK!” 终于坐下来陪女孩的源 源和他的死党以及他们的date “假”宝玉 源和他的Date 第二次天快4点了,源才回家,看得出来他玩得很开心!“Got the first Kiss?” “No” 我知道儿子不会告诉我实情,可我还是问了!从女孩在源的毕业纪念册上的留言可见,那天女孩玩得也很开心。我也就放心了。 源的毕业舞会没有《美国派》电影里描述的那么夸张,搞笑。。。但我相信这是他终生难忘的舞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