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y 2008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美国的纪念日

  今天是美国的纪念日(Memorial Day)。 我想借此悼念在5月12日四川大地震失去生命的同胞。 14:28 May 12,2008 Wenchuan County, Sichuan Province, China (31 Degrees North Latitude, 103.4 Degrees East Longitude) A strong Earthquake Disaster at 7.8-Magnitude starts… Advertisements

婷婷十七了

  一岁,两岁,三岁。。。。。。 我们精心的安排了多少生日聚会。。。 透过那闪烁的烛光。。。 看着那他们一天天 长成年轻时的我们

初次社交舞会 (3)

  婷婷的初次社交舞会比彤彤的早两周,正是玉兰花盛开的季节。 花美人更美。如此娇美的女孩,还是校田径队的长跑队员。 婷婷的舞会是在一个水族馆里举行的。大家在学校集合,然后一对对少男少女像好莱坞名星走红地毯那样,脸上挂着最美的笑脸,徐徐走过亲朋的身边,登上大巴。。。 当然最传统的不能变,如男的给女的买戴在手腕上的花,女的给男的买戴在胸前的花,见面后就互相戴花。 亭亭玉立

初次社交舞会 (2)

  非常凑巧,在康州的彤彤也是今天初次社交舞会。 其实几个礼拜前,我就寻求惠娟,小青,小孩,和大姐的支持,写一篇关于初次社交舞会的贴,惠娟积极响应,这不,照片传过来了。小青说,“忙啊,婷婷忙。。。”婷婷的舞会在上周就完了, 大家慢慢等着。。。 大姐家的公子对这种不赶兴趣,到是省了大姐不少银子。。。“小孩”的小孩的舞会在6月。。。 言归正传,想当律师的彤彤,作事有板有眼,因不是男朋友什么的,舞会的票阿,花啊,都坚持自己出钱买。看着女孩稳坐泰山的样是不是老板的基因起了作用! 彤彤在老板家新添的三角钢琴上的演奏只是这一天的序曲 按传统,互相戴花 俏丽的女孩 Shall We dance

初次社交舞会 (1)

  一个月前,我们就为今天开始忙碌了。 先搞清概念。 按美国传统,高中总会在学期快结束前,为高三(相当与国内的高二, 看那里如何划分高中和初中的)的学生举行一次盛大的社交舞会。这就像日本的1月15日的成人式,是十六岁花季的少男少女迈向成人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里程碑。当然每个州,每个学校,行式上会有不同。而且是自愿的,不是“必修课”。 一直很担心儿子,太害羞,邀不到女孩,暗地里与老同学说好,万不得已还请他家女儿“陪公子读书”,可几周前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源说已邀好了舞伴。看来低估了儿子。那次源特“开恩”,居然告诉了女孩的名子—瑷咪荔。偷偷地把儿子的纪念册翻出来,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找,显然“瑷咪荔”是个儿深受欢迎的名字,一下儿找出5个瑷咪荔。。。 几个要好的女孩组成一组。在“妈妈”地帮助下,其实多半是执行女儿的指令,安排一切。男孩的妈妈就省心得多,只管该买单时买单,该付账时付账。先缴75刀的长型高级轿车的租金(女孩也交),然后到处去买正式晚礼服,因为买和租一个价格,可营业员说正式晚礼服都是一个样的,黑色,可里面的背心的颜色很有讲究,要与女孩的裙子的颜色相配。你知道美国的手工有多贵,更不用说裁缝也不能保证短期内交货,我们也只好租了。一自等到两周前,女孩才买好裙子,按那颜色,为源从上到下租了一套行头!130刀给你个参考。 然后给女孩订购了戴在手腕上的花(13刀),源手里捧的。 终于5月17日了,穿戴完毕,临出门又给儿子100刀,付他和女孩的晚饭。按计划,6点我们准时到一女孩家集合(女孩5点到),终于见到源的女伴了。儿子的眼力真不错。提醒你,源有1米85高啊! 花一样的女孩 帅气的男孩 五彩的花 锃亮的鞋 绅士风度 俊男靓女们 这只是序幕。 好戏还在后头哪。可惜我不能随行。简单交待一下儿吧。 7点,长轿载着6对少男少女去预定好的饭店吃晚饭。。。9点送他们去学校参加舞会。。。11点在送他们去一个男孩家Party。。。明天源几点回来未知数,不过,他一定不会忘记今晚!

祝天下所有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杜鹃花盛开的时节,迎来了又一个母亲节! 与以往的母亲节不同的是:今年大自然这位母亲在我家门前慧手剪出一个“绿”心,借此祝天下所有的母亲母亲节快乐! 2008年母亲节令我终生难忘的,因这一天,我突然觉得我那Baby长大了。 早起心血来潮的我正在厨房里忙着烤“香蕉面包”“玛芬”。。。 源来到我身边说。。。其实我也没搞清源说了什么,只见他手里那淡粉的盒子。。。这是儿子第一次“自作主张”用他打工(夏天帮我割草)挣的钱为我这平凡得有点懒惰的母亲买的礼物。我垫起脚才够到1米85的儿子,给了他一个激动的吻! 后来,读着那些字,眼睛湿了。。。儿子精心挑选的。。。

2008年第一场高尔夫

  从SU (雪城大学)回来,以最快的速度吃完JC 以同样快的速度搞定的一桌中饭, 我们6人就冲向高尔夫球场。 虽还是4月,可那天雪城的天特给面子,有华氏80度,树还没来得及吐出新绿,草坪到已经绿茸茸的,像个大地毯,打累了的源和彤彤就这么躺着。。。 那天,JC 和老板一组,俩位小将一组,我和惠娟属于搞后勤的—提个水,拿个杆,找个球,摄个影。。。 彤彤虽从未打过高尔夫球,源一个劲说:“Nature"。的确,彤彤很有天赋,打得有板有眼, 比他老爸强得不是一套俩套。 但懂事的她,也会陪陪老爸 其实老板打得也不赖 看看咱家的父子二人 开球 儿子打得远,老子打得细心 在高尔夫球场,自然不会钓鱼啦 看看我这一身数职的球童,还算称职吧! 女儿就是好,和妈妈亲   磨拳擦掌了半天的惠娟,终可小试锋芒 老板说:最后一杆总是最好。   不过,还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小将队大胜老骥队,看源在算分。 临了,我也摆个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