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anuary 2008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在美求医记 (4)

  当初写“在美求医记”时,只是想泄愤—想让世人看看美国的“庸医”有多少!以及一个如此讲效率的国家,救死扶伤的效率到底有多高?!没想到贴子发了没几天,那么多的老同学又是“妹儿”;又是电话;让我心里热乎乎的。借此对关心我的人说“谢谢” 以前,有个小病小灾,电话里跟爸爸妈妈诉说诉说,撒撒娇,寻点理解也好;同情也好;安慰也好,总能找到还有人疼我的感觉。。。自从父母故去,我成了“像根草”孩子,也慢慢地学会坚强。。。所以发贴时,没想到有这么大的轰动效应。一下子,又有了“像个宝”的感觉!笨嘴拙腮,感动之情,无从言表,只想说“同学情同手足!” 分析班的敏还给我寄来一张她在夏威夷,海拔一万英尺的地方拍的火山(Maui)。我喜欢那红红的火山灰和那云。生活,像这云—变幻莫测;像火山—捉摸不定! 惠娟告诉我别放弃:“你要相信你会好!”上周五,我又去看了医生,听力测下来与上次一样,医生说“I am sorry” 看来“耳鸣”要伴随我的下半生,不过,我不会放弃,相信有一天我会好! 承筠前两天Email我一篇文章“美国就医记(二) ”,我读完后就加大了我的维生素B 的摄入量了。顾狗了一下儿,下面是几个连接: 美国就医记(一) 美国就医记(二) 赴美就医记 川崎症就醫記 有空儿读一读。前车之鉴! 最后,再一次感谢那些关心我的人。 Advertisements

在美求医记 (3)

2008年的元旦,是我40多年来过得最不轻松的一个元旦。本想请两位住在同一城市的南大老同学来家聚聚,也因耳鸣而束之高阁了。耳鸣吵得我无法休息到可以忍受,是那种焦虑,不安。。。 1月2日一上班,就给诊所打电话,开始接线员还说大夫本周没空,我把急诊室的情况一说,她终于给我按排到1月4日9:50AM。。。 1月4日, 一位很瘦很瘦的女人先给我做听力测试。结果是右耳正常,左耳的辨字率为92%, 高频正常,低频减了35 ~ 45 DB. 总的来讲,听力损失的不严重。 当时心中还窃喜了一把。后来,“真神”终于出现了, 听我把“故事”又讲了一遍,他说:“是SHL(突发性耳聋)。显然12月19日那天,you had a bad luck。。。”最不愿意听到的结果。其实这半个月来,我都快成(突发性耳聋)的专家了。网上能找到专业的,非专业的,中文的,英文的文献我都看了。突发性耳聋是一病因不详,没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的耳科急病。千分之一的得病率,让我给碰上了。唯一的就是吃强的松。发病72小时之内,就吃,80% 会全愈,错过了时机,就只有25%会治好了。。。我就诊到是挺及时的(12月21日),可进了4 次医院,看了7个医生,历时3周,才给我确诊!我这“终身残疾”是多少Bad luck造成的! 接下来的几天,药物的副作用给我带来的周身不适。。。耳鸣带来的一个个不眠之夜。。。我也从焦虑,不安转成悔恨,愤怒。。。就像一位溺水人,抱着一丝希望拼命挣扎。。。 熬汤大补,穴位按摩,上网购中药。。。每天近乎神经兮兮地感觉“嗡嗡声”响了。。。弱了。。。弱了。。。响了。。。期盼着“耳鸣”象她突然地来一样,也突然地去。。。 1月10日JC去体检,与我们家新找的家庭医生,把我的情况又说了一遍,且把我总结的几种可能的治疗方案给她看了,看看还有没有可能死马当活马医。她(中国人)到很热心,抄起电话给她做实习生时认识的五官科大夫打了个电话。。。 1月11日我们开了1小时车去看了另一位五官科大夫。这次是JC耳熟能详地把我的“故事”讲给他听。他知道我们是有备而来,简单地介绍了耳朵地构造后,就直奔主题,除了往耳朵里注射强的松外,我总结的几种可能的治疗方案一一被他否了。先做听力测试,与上次差不多,然后就给我耳朵里来了一针。他说60%几率改善我的情况,但因我是低频受损,控制低频的细胞在最里面,所以我的治愈率要低些。。。 真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Now, I am in God’s Hand! Please pray for me!

在美求医记 (2)

终于熬过了2007年的圣诞节。 12月26日,还没起床,就给附近的五官科大夫,打电话,可没有一个诊所肯收我,尽管我再三强调我的医疗保险是PPO (不需要去指定的医院) ,可接电话的说:“I am sorry。 This is doctors’ police. We need your family doctor refer。” 来美快十年了,很少看病,也没找什么家庭医生, 这回抓瞎了! 打电话找家庭医生,可算有个大夫有空。下午5点,经过90分钟的等待,终于见到了医生。医生却说:“只耳鸣了10天,do not panic! 要是一,两个月了,我们再急!”可我说我的听力下降了,她说:“那好吧,给你推荐到五官科大夫吧。反正预约要段时间,如果你耳鸣好了,我们再取消预约。”从医院里出来,心情好了许多, 看来我又小题大作了。没准,明天,太阳又和12月19日前的一样灿烂了呐。。。 12月27日,太阳依旧红,耳朵嗡嗡响。。。不过心情一直不差在收到那护士的电话前。护士来电话说:“给你预约了五官科大夫啦,是2月22日。”天哪!那我还不全聋啦!打电话去,好说歹说,也无法提前。 苦恼啊。。。。。。。。。 12月28日,12月29日在网上发求救呼吁, 看看这小城里有没有中国五官科大夫,走走后门。。。 12月31日道是有个好心的大夫回了个电话,她在国内是五官科大夫的,她的诊断是突发性耳聋,且说我已错过了最好治疗时机。。。 放下电话,立刻冲到市里的医院。。。 11点左右,到了医院,挂号。。。等了1小时,一位男护士问了些症状,量血压,称体重。。。继续等着。。。叫到号,去收银台把手须办了。。。又在等了1小时,一位女护士一才叫到我,领进去,安排在诊疗室。。。又等了快1小时,终于见到了医生,他拿那小镜子看看,让我从门里走到门外,说:“作点测试吧!”就消失了。。。又过了半小时,一位男护士推着轮椅出现在门:“上来吧!”把我推到CT室,CT完了,又把我推回来。。。继续等着。。。 下午2点多,一位印度女神经科的住院医出现了,问了几个问题说:“你这不是轻度中风,是内耳的问题,让急诊室的大夫喊五官科大夫吧,先常规血化验,再作个MRI。。。”她走了没多久,一位男护士来抽了5管子血,化验结果至少要1 小时。。。 下午3点多,一位女护士来了,说:“对不起,又有个病人需要用这诊疗室,让我坐在走廊里等。”我顺便地问:“为什么会没人带我去做MRI?” 女护士解释说:“MRI比CT时间长。。。一空下来,就会有人通知你。。。”我们只好耐心等吧。。。1 小时,2小时。。。 5 点多了,JC又去问。。。护士打电话过去,没人接,亲自跑过去, 回来说MRI人回家了!因是新年夜,最好还是不要喊他/她回来吧。这是什么事啊! 快6点了, 俩位的五官科住院医来了,从书包里掏出几把简陋的音叉,在我耳边,脑门上测了恻,让我躺下起来。。。我说我不眩晕,可他们还是在诊断书上写;“眩晕症”你说是哪跟哪呀。不过他终于给我开了强地松。而且说最迟1月4日可到他老板的诊所就诊。终于可以见到“真神”了,急诊室里的8 小时还算值了! 从医院出来已7点多了,饥肠辘辘地冲到中国店买了一堆补品,给儿子做了中西合壁的2007年的最后的晚餐。。。 2007年的最后一天,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

在美求医记(1)

2007年的平安夜: 12月14日是我2007年最后一天工作日。为公司买命4年多,终于有了15天带薪的假期。 本想理理家,买买礼物,写写博客。。。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周一(12月17日)写了一天博客,听了一天耳机,周三(12月19日)早起左耳开始耳鸣,想着睡一觉,就会好,也就没在意。。。 周五(12月21日),去参加公司的party ,同事说“还是看看的好!”美国看病可麻烦了,又往往是狮子大开口,一般我是得过且过,一个字“怕”,怕等,怕花钱,也怕真查出点啥来。不过还是去看了急诊,给了28粒抗生素,2小瓶喷鼻子的,看着医生一脸轻松的样,心想消了炎,就好了。花钱买个安慰吧!   晚上,弟弟来Email说:“问了专家了, 可能是突发性耳聋!”顿时,傻了!可心里不愿相信那是真的,加上老美医生诊断是耳炎,想吃几天消炎药再说。。。 在床上又躺了两天,左耳仍嗡嗡作响,可约了中国同事来家共度平安夜,只好打了精神,起来。。。 2007年的平安夜的早晨,天边那一抹朝霞 邻居送来的圣诞饼干 和我家的大圣诞树 无论如何,高高兴兴过平安夜。也许我的小喇叭(耳鸣)明天就不广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