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November 2007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波士顿,缅因之行 (4) —自由之路(The Freedom Trail)

  8点半,我和源离开旅馆,开始我们一天的观光,主要看点:The Freedom Trail 和 Fenway Park 自由之路(The Freedom Trail)是一条从波士顿公园(Boston Common)出发到查尔斯顿(Charlestown)由一条红砖铺成的,曲折延伸3公里多的街道,沿途多为17、18世纪的房舍、教堂和独立战争遗址,是波士顿历史发展的重要之路,也是波士顿政府极力推广的旅游景点。 因我们的旅馆Boston Marriott Long Wharf Hotel就在长坞码头(long wharf)上,正好在自由之路(The Freedom Trail)的中间。冠菁建议我们坐船到查尔斯顿(Charlestown)从自由之路终点反过来走。 从水上拍一张Boston Marriott Long Wharf Hotel全景 计划行程时,源很无所谓。到了波士顿,源说:“ Fenway Park 和USS Constitution — “Old Ironsides” 必须去.” 美国宪章号(U.S.S. Constitution),自1797年下水服役,至今已届两百年,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现役战舰,在1812年与曾与英国战舰连续交锋44次,没有被任何一次战役击垮过,绰号老铁甲号(Old Ironsides) 的称谓果然名不虚传。除了铁甲号的陈列外,这裡也设立博物馆,陈列有关宪章号的建造过程、航行与维修等资料。   可我们“登陆”太早,10点以后我们才能上那老铁甲, 源就带着我到自由之路的最後一站是邦克山纪念碑。这个高221英尺的纪念碑,主要是为了纪念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时第一次与英军交战中不幸阵亡的爱国战士。 这不是“佐罗” 而是Col. William Prescott。 他的一句名言:"Don’t fire until you see the whites of their eyes!"可见当年老美的装备是多差,不过他们发扬共产党的小米加步枪把洋枪洋炮装备的国民党打败的精神给“老英”一个响亮的耳光。 从自由之路终点 我们沿着那红砖小路往回走。USS […]

波士顿,缅因之行(3)—看日出

2007年8月30日星期四 也许想着要看日出,4点多一点就醒了。窗子望出去整个城市还在酣睡。。。等着等着就又。。。 等再醒过来,从窗帘缝里泄进光里有了一点点粉,我急地一轱辘跳下床,边穿衣服,边小声但坚定的对JC说:“想去看日出嘛?” JC翻了个身,“你去吧!”心里暗恨“嫁了如此没情调的人!这么好的地利天时,就差人和” 讪讪地快速跑出旅馆,太阳还没有在马萨诸塞湾露出她红彤彤的圆脸,不过她的霞光给恬静的波士顿蒙上一层金灿灿纱幔。。。 一对情侣2 天前在这大都市的脚下,面对浩瀚的马萨诸塞湾 ,留下他们的海誓山盟,I wonder 是在此时金灿灿霞光中,还是沐浴在昨晚那银白月光下。。。 我就这么一下接一下按着快门,(为了这次波士顿,缅因之行,我们特意把“笔记本”带着,每晚JC负责把我的作品从2G的卡上传过去。 ) 开始只有几只早起的水鸟和几个还没起“床”的无家可归的浪人,陪着我,在那热切的等着,慢慢地有了晨跑的人,有了像我一样的游客。。。 太阳的脸从一点点,小半个,到完全跳出水面,其时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当太阳的脸完全露出后,有那么几分钟,整个天上,水上都是红彤彤,就象你儿时隔着一张红的玻璃纸看那,那红。。。 这面是红太阳,转个身,皓月当空。。。 旅馆像不像一艘迎着阳光,扬帆启航大轮船。 沿着水边走到旅馆后面,长廊。。。 水漂 出国前,在国内很火的一档节目“正大综艺”有“猜猜看”,所以,我也常常拍“猜猜看” 晨曦中地铁入口处 2G卡也用完了,恋恋不舍地告别马萨诸塞湾的日出。 说实在的,忙忙碌碌的人生旅途中,有多少时刻我们会停下来,真正用心地看看你那相濡以沫的亲人,习以为常的街景,四季变换自然。。。 把照片上传。JC去开会。我和源开始我们一天的观光,主要看点:The Freedom Trail 和Fenway Park Boston —sunrise

波士顿,缅因之行(2)–Decordova Museum

会议是在8月30日,31日两天。   头天晚上,冠菁又是电话,又是Email,帮我们按排行程。虽我再三推托,冠菁还是坚持请我们去上次因下雪没去成的中国城的“醉琼楼”吃大龙虾。想想上了一天班的他们,从城里赶回家接上孩子再往城里进,真是过意不去!   我们8月29日从家出发,本打算在“老四川”吃中饭,可从Framingham下来,转了几圈也没找到这冠菁的推荐中餐馆,车上没有GPS,怕谜路,就找个加油站问了路,顺便加点油,又上高速公路,往Decordova Museum开去。   那天Decordova Museum 在安排新的展览,临时关门。可外面的雕塑公园照常营业。我们捐了6刀,进园一游。     这公园的最大特点是现代,抽象的雕塑了。如果有时间,你可以慢慢品味,尤其对我们这些四十不惑的人,不必装腔作势impress任何人,全凭当时心情,角度去解读艺术。所以我想每次逛这个公园,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看JC在努力地搞懂这艺术   我取景时,是不是不经意间又“造”了个艺术品那!     不仅是视觉的享受,而且有听觉的,源很快就用这“管”乐奏出动听的,且耳熟的音乐   4点我们“按时”下了高速,比想象轻松多了。一眨眼就到了我们下榻的Hotel—Marriott Boston Long Wharf, Boston, 外型有点像帆船,就坐落在波士顿海港(我搞不清是什么海)。旁边就是波士顿水族馆。      从房间的窗口看出去==水族馆+海的一角   (Tips: 在每个州的高速公路第一个休息点,都有个Information Center。 那里会提供整个州名胜古迹的地图。只要告诉工作人员,你去哪,对什么感兴趣就行。)   那天,天气特好。把东西放下,我们就沿着海边向中国城走去。一边是碧海蓝天,一边是高楼大厦。看那都是景,七里卡擦一阵狂拍,源说:“Mama, Don’t be so tourist!”“I AM a Tourist!” 过了四十不惑,突然觉悟到,人生走过一半了,没必要那末端着作人,还是轻轻松松的活个自我好了。       渡假的人,上下班的人,熙熙攘攘,让城市有了人的气息。看着那些穿着西装的俊男靓女,仿佛又回到日本的似的。   也许是海风,反正与纽约比起来,波士顿干净许多,就像一个是北京女人和上海女人的不同一样,街道也不象纽约那样横平竖直,有轨有距,我们到了一个5 个方向路口,拿着地图东比西比,明知离那中国城的大牌楼不远了,可就是不知何去何从。一路人很热心地问:“需要帮忙吗?” “大牌楼在哪?”“那不是嘛!”顺着她手指的看过去,原来大牌楼就近在眼前!   大牌楼前是个相棋盘 […]

波士顿,缅因之行 (1)

  年头就计划夏天去缅因州渡假,可在美东的几家同学,不是去过了,就是没时间,眼看计划要泡汤。一天JC回来说Labor Day前去波士顿开会,正好源还在假期中,匆匆忙忙中我就开始计划行程。   波士顿我们一家人是第二次去了。   2004 年圣诞节应老同学冠菁一家之约,老板一家三口,蔡敏一家,还有徐一波一家和我们一起聚冠菁家过了个热闹的圣诞夜。蔡敏一家和徐一波一家当晚赶回在康州的家了。     圣诞节那天,波士顿很冷,不过天高气爽,我们一家和老板的女儿,彤彤,去会JC 初中同学,然后由她爱人带我们去哈弗,麻省理工,校园逛了逛。。。   哈弗校园外 MIT 校园里   下午,老板和我们俩家又去了当年宋氏姐妹就读的Wellesley女子学院,继宋氏三姊妹毕业于卫斯理学院的名人还有作家冰心、希拉利·柯林顿、黑人影星伍琵高宝等。波士顿的卫斯理学院称得上是长春藤等级的学府。看看几年以后的彤彤会不会成为宋氏三姊妹的校友啦。   26日却下起了大雪,冠菁带我们去了   Quincy Market 波士顿的蓝球队—凯尔特人队(Celtics )的“红衣主教”(Arnold "Red" Auerbach)的座像就在Quincy Market The Boston Comment park…     本来准备请我们去中国城吃大龙虾的,车都开到中国城,可越来越大的雪和渐渐暗下的天,加上本来就不好停车的中国城一下要找三个停车位,简直是不是可能,我们强烈要求“回吧!”。咱们这小地方来的人,艳阳天里在大都市开车还胆突突,就别提那天暴风雪了(The Ocean-Effect Snowstorm)!后来冠菁请我们在她家附近的广式早茶吃了一顿。味道好极了,由其那久违了油条豆浆。   晚上,去Fleet Center (波士顿的蓝球队—凯尔特人队(Celtics )的主场馆)看了迪斯尼的冰上舞蹈。 源对我说“光进一下Fleet Center ,就不虚此行了!”   27日一早,雪停了,太阳也露脸了,不过还是很冷的。可孩子就是孩子,在冠菁院子里就“滑起雪”了。   后来我自己又去了一次波士顿,每次去波士顿,冠菁夫妻总是特别客气,不管多忙,总是热情得款待我们。这次也不例外。

素’s 网络盘点

从2000年初,接触网络,真造了不少网络垃圾。 2000年我的第一个网页http://www.cs.ndsu.nodak.edu/~yuan/ 是我读计算机时的作品。无非是放放照片之类,不过也是我的实验田 Java, Html, Java, severlet… 纯技术性,没什么可读性。 毕业时,把部分东东挪到雅虎的“地球村” (geocities.com)。如今费了半天劲,才把它的网址找到http://www.geocities.com/suyuan2003/, 回去流览一下,觉得没有继续作程序员,真有点对不住我的聪明才智。 2002年,终于下决心搬到美东(东海岸)。利用感恩节开车新泽西,康州转了一圈,异国它乡,老同学相聚,激动的我一回来就在雅虎的“地球村”又给同学开了个网http://www.geocities.com/nanda_china/ 。主要是那次旅程的照片。 2004年博客还是个新生事物。没事在网上瞎逛的我觉得这个不要钱的东东还真不赖。主要是不需要太多的计算机技术,会打字,上图,大家就可以畅所欲言,不光我一言堂。就建了第2个同学网http://nandachem.blogspot.com/ 。与此同时我也开了第一个人博客http://lifeincny.blogspot.com/ 2005年7月,大家张罗2006 毕业20年大聚会,我又在MSN 的 Space上开了“南大82有机—光阴的故事”因为那个时候国内的人看不到blogspot.com上的东东。有同学们的支持,这个网办得最成功,虽然,现在也快成了我家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不过还有那么几个人在读。我也尽咱所能Entertaining 大家。可最近,公司IT那帮人把MSN 的 Space也给过滤掉了。上班时,无法在偷偷地发贴了。 2007年初,想有个练英语的地方,加上也想显屁一我编织技能,开了“{ naonao cast-on }”http://naonaocaston.blogspot.com/ 闲置了大半年,因最近热衷于打毛线,才把它激活了。 2007年4月,逛到了“燎原博客”, 想家,念家,更想说“我在他乡挺好的”,就开了个“辽源人闯天涯”http://naonaoyuan.blog.0437.com/ 最近(10月)谜上了打毛线,就又开了个“闹闹编织” http://www.51yarn.com/?5891, 那里网速较慢,发了一帖,就懒得再上了。 整天在如此多的地方驻足,也够累的。 我将主保“辽源人闯天涯”和{ naonao cast-on }。主要喜欢“燎原博客”有“备份日志”的功能。能把辛辛苦苦码起来的字,囤起来,等日后慢慢回味!不过,要是能打包下载(包括纯连结的图片)就更好了。我放图片的网http://www.imagestation.com 明年2月,就关门了。到那时,我的博客会有一大堆叉叉了。我想备份下来的文件也会是叉叉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