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June 2007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旧金山之行(4)

  离开木耳紅木紀念公园就1点多了,虽一路上畅通无阻,可开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到零零事先网上查好的葡萄酒酿造园(wine vinery),加上零零一再说最后一班Wine tour是3点,好在一进加州这块适合葡萄生长的小山谷(Napa and Somone Vellay),道两旁就一个接一个的葡萄园,看见一个大点的就开了进去。   结果瞎猫碰着死老鼠,我们进的这园子叫Viansa Winery & Italian Marketplace,是舊金山一带比较有名的葡萄酒酿造园。   它的最大特点集意大利和加州的酿造术与一体,用原产意大利的各种葡萄为美国本土提供意式葡萄酒,其中像Prindelo, Barbera, Arenis 以及Vernaccia等很难有第二家在美酒厂酿制。不仅如此,它的酒还频频获奖―――今年一月,它的2005 "Cento Per Cento" Estate Chardonnay在旧金山地区比赛中获双金;四月,它的2004 "Athena" Dolcetto在加拿大举行的国际葡萄酒比赛中获金牌。   还有就是附近90英亩的“湿地”,有成千上万的水鸟。。。可惜去的时候,不知道,也没去看看。   这些是现炒现卖,刚从网上看来的。我们当初,可不是慕名而来,而矗立在小山丘上的西班牙式/意大利的房子,在一片葡萄园中有点鹤立鸡群,加上门口的这雕塑:  在这拱门前留影,正是这张照片,我才知道我们去的是Viansa Winery   园子不大,这野猪的雕塑一下就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今年是金猪年嘛!骑着,搂着,亲着。。。可是拍了不少。结果,一同事看了照片问:“是意大利有名的野猪的雕塑的复制品吗?”顾狗了一下,还真是的。   真“猪”   原来在意大利的弗洛伦萨有个著名的市场Mercato Nuovo里有个铜制野猪雕塑, 叫Il Porcellino。它是387年前意大利艺术家 Pietro Tacca仿照希腊的一座大理石野猪雕像塑造的。人们相信摸他的鼻子会带来好运,所以现在Il Porcellino有一个闪闪发亮的鼻子。 我虽不知情,但我不仅摸了他的大鼻子,还亲了一口那,今后我定好运连连!据报道,全世界有11个Il Porcellino复制品,不知道这一座是不是其中之一。   到了这里当然要悠闲享受品酒的乐趣。5刀可以品5种酒,贵的差不多100刀一瓶,便宜的也要十几刀一瓶,如果你买一瓶,5刀还给你那。平生滴酒不沾,今儿也“装腔作势”地,一摇,二闻,三含,四咽地品了起来。还买了瓶甜酒。     真是美景+美酒,也是举行婚礼的好地方。那天还真有个婚礼。仪式在酒窖里,我们还到平时不对外开放的酒窖瞄了一眼,弓形的窖里,一排排酒桶,闪烁的烛光,好个浪漫!   看着职业摄影师在这郁郁葱葱的青藤墙前给新人拍照,我们忍不住也派了几张。      供游人品酒的地方,可见这酒家之大了吧。   […]

G8 vs G5

  “时报综合报道 6月6日,在德国小镇海利根达姆以南25公里的霍恩卢科庄园,八国集团峰会拉开帷幕。据悉,会议时间由6月6日到6月8日,八国领导人将在此期间讨论气候变化、非洲发展、投资自由化、对冲基金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一系列全球问题。。。”   据最可靠的小消息,6月9日南大化学系86届毕业生,5个专业中四个(无机,有机,高分子,分析)“派”代表参加了在纽约上州举行的小聚。据悉,会议期间各班代表着重讨论在校友谊,和分别20年的风风雨雨;有机代表向与会者汇报了去年回国参见毕业20年聚会的情景。大会增进了团结,加深了友谊!大家一致表示有空儿常聚聚。   其实分析班的徐卫中出差路过咱这一亩三分地,想来寒舍一叙,我回信说:高分子的新宏,和无机的凌森离咱家不远,有空儿可来一小聚。卫中没想到我说的“不远”真的不远,开车只要10分钟之“不远”,着实的羡慕我们。   为了不难为大家我特找来20年前我们五人的“青春亮照” 如今的我们。。。 中间的是家属代表,也是南大校友,缘!

旧金山之行 (3)

  5月20 日,阳光灿烂,略有寒意。   早起,喝了大姐现磨的豆浆,大姐就开车送我去与我的同事会合。车开过舊金山最长的桥,湾区大桥(bay bridge), 就到了湾的另一边,别问是东湾,还是西湾什么的,本人不分东西,左右的。反正,大姐家在大桥那一头,而公司在这头,她过桥都过了快十年了!   与我一起来开会的是一个从上海来的小女孩,零零。为了离她丈夫上学的大学近点,才从公司总部调到我所在的分部不久。5月20 日是她结婚5 周年, 她和丈夫准备去加州紅木公園(MUIR WOODS)庆贺,愿他们的爱情像那一颗颗参天大树一样,生生不息,茁壮成长。   我呀,出门就转向,5月19日跟旅游团一日游了,今天死皮赖脸地把这大电灯泡当定了,美其名曰, 免费摄影师。好在零零和她丈夫都很随和,一声一声“袁姐” “袁姐”地叫着, 很快就把咱那点儿“guilty”给叫得无影无踪了。   长话短说,因是“乘游”,我就“客随主变”,事先去哪儿?有啥好玩的?一概“漠不关心”。 等要写这“游记”, 才顾狗一下, 还真学了不少。    木耳紅木紀念公园位於旧金山金門大橋北边12哩處,1849年的淘金热引來大量人潮,工人大量砍伐紅木以為房舍之用,不忍紅木生態無限制被破壞,众议员威廉肯特(William Kent)于1905年自掏腰包$45,000,將面积295英亩的林地买下,並捐給政府。当时的总统Theodore Roosevelt曾写信给肯特,建议以“肯特”命名此园(“I have a very great admiration for John Muir; but after all, my dear sir, this is your gift. No other land than that which you give is included […]

双胞胎

  上上周末是美国的Memorial day。我的南大学妹想利用长周末帅全家去尼亚加拉大瀑布(Niaraga Fall)和多伦多玩。打电话问我住哪好,我说:“当然是住我们家了。”   长话短说,老友相逢,高兴是自然的。讓人激動是终于见到她的双胞胎儿女了。想当初我多想有个双胞胎啊!一直以为双胞胎amazing。   学妹的双胞胎,是一男一女,三岁半左右。早几分钟出来的是姐姐萨拉(Sarah),随其后的是弟弟帕萃克(Patrick)。 跟大家分享几幅快照 。 男孩好动! 女孩恬静。。。 在咱的大院子里可以撒欢的你追我赶。。。  Hi, 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