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November 2006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再相聚 — 南京篇(9)

车子把我们带回了南京已是下午3点多,各班因手头有系筹委会返回的银子,更主要的是想与老同学再多呆一会儿,各找地盘,添酒言欢。   我们有机班南京的“地主们”把我们安排到湖南路上的“新联宾馆”,据说是老猫的地盘,因离药科大比较近。一安排停当,从海外回来同学就匆匆散了,或拜访自己的恩师,或走访亲朋好友。。。 等5点半赶回“新联宾馆”2楼餐厅时,被男生“金屋藏娇”的有机班的媳妇们和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有机衍生物”也都到了。大家围着4桌丰盛的酒席聊着,笑着。。。这时,我们班最小的衍生物围着红肚兜,闪亮登场,给会场更添喜气。大家纷纷过去抱一下儿小小龟,沾沾喜气!   给有机班的媳妇们敬酒时,才恍然认识到:咱还是双重身份呢。刚毕业那会儿,留在南京的同学常找借口聚一聚,小陶,小施,曹红我都有幸见过!记得还去过小陶和薛中俊在下关的新房呢。十几年了,大家还是那么亮丽! 刚来美国就耳闻阿六娶了个非常能干的媳妇,这次目睹了, 不仅能干,而且漂亮。难怪有那么几个男生感慨:“阿六艳福不浅啊!”,除了另外两个“双重身份”外,咱混得最熟要数“小孩”的媳妇,我们班最随和的媳妇 (个人意见)。孙大哥的媳妇肯定没我大(年纪),但大哥的媳妇,我们还得喊大嫂。就看大哥的身材,可见大嫂对大哥照顾如何了。能降伏有机班最精明的“高”老师的人,必有如来佛的本事,这次见了不仅人长得眉清目秀,好像还是什么公司的老总呐。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再看看那老“肥”猫和已比老猫高的小猫,足见老猫的领导的功劳了。我们班最年轻的媳妇要属德才的娇妻了,大家都感谢她给德才带来的幸福。 “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儿,也有我的一半”无论是有机班的媳妇,还是有机班的女婿, 我代表有机班谢谢你!20年风风雨雨,陪着我们一起走过。   毕业20年了,“小孩”的小孩都快娶媳妇了,小孩也应该长大了。在这个聚餐会上,同学们终于决定给我们班的“小孩”一个成人仪式。“小孩”仰脖喝下满杯酒,郑重宣布;“以后不要再叫我小孩了”   后来,阿六和夫人要赶回老家,先走了,然后吕龙带着“上海帮”也退了,把眼圈红红的许红送上车,我终于忍住了没有让眼泪流下来,虽然送的人和走的人看似潇洒,但内心却都充满着不舍和沉重。不过,与大家告别比我想象的轻松多了,也许是因为还要在南京留两天缘故!也许是因为相信我们还会相聚。。。    全文完

聚散两依依—南京篇(8)

七月九,聚会的最后一天,上午自由活动。有的去山上看茶树;有的去农民的鸡棚“考察”;有的还在睡懒觉;有的继续唱卡拉OK, 孩子们则热衷于各种游戏,源说:“最Fun 的是玩赛车”剑协,我,晓明, 周宏丽,惠娟,肖为忠和老板“玩”了一会高尔夫球。 我主要是观摩;)   吃过中饭,大家聚在卡拉OK厅,先是由鞠幌先做本次聚会的总结,主要是算算经济账。然后,是大家简介一下别后20载峥嵘岁月,表达一下儿见到老同学的激动心情。。。同学纷纷表示不虚此行,收益颇丰,下次聚会一定还来!!!     听着同学的妙语如珠的侃侃而谈,深感惭愧,10年的海外漂泊,没把那鸟语学明白了,却把母语给搞得说不成话了。而根植在祖国这肥沃土地上的老同学们,或是一方“霸”主,或是中流砥柱,不仅如此,站起来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一溜一溜的,毫不却场。20年来,我们风雨兼程,活着各自的精彩,不约而同地用我们的奋斗证明了“光荣属于我们80年代的新一辈!”最后,大家再一次,手拉手,唱起了“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 年级聚会也在歌声中圆满地结束了。   聚也依依、散也依依!同学们基本上还是以班为单位分乘几辆大巴返宁。大巴前,大家与其他班的同学互道珍重,大有“送战友,踏征程”之势。。。因我们知道,不知何年何月,也不知会不会,再见彼此!老同学,请为我珍重! 

胆固醇有点高

    上周,一年一次的体检,结果胆固醇超标! 很是吃惊。   医生让咱锻炼加减“肥”。 雪城的冬天,和飞涨的油价,咱家的房子暖和不了。往往是吃了饭就进被窝,哪有毅力跳操?!   所以想上班时,多干点,就挡锻炼了。今,大大小小,搭了4个反应;) 连我的老板都说:“素,你太猛了吧!加上你的高胆固醇,你是不是明年想退休啊!“   有点便宜美国鬼子了。明天还是回家跟电视跳操吧。   小青发来的连接 http://www.shawneemt.com/ http://shawneemt.com/lodgedine/lodging.html 还没看哪!   各位走过路过的同学,有谁想今年圣诞节去北美(宾州/纽约州)滑雪了,请举手!

新书推荐 – 乐承筠

    两周前在DC开会,给袁素打了电话,向她保证回来后要上这里顶一下的,可一回来比较忙乱,把这事给耽搁了。昨天无意间看到有关八十年代的讨论,百度了一下,把查建英的八十年代访谈录找了出来,顺便推荐给大家。 http://book.sina.com.cn/nzt/cha/80niandaifangtanlu/   摘录两句昨天看到的有关八十年代的讨论,也许是袁素聚会篇的最好旁注:   “人们总爱一段跟自己青春有关的时间,那是因为人们爱那段时间里的自己。我的上一辈如此留恋80年代,是不是因为他们最虔诚的情感发生在那里?”   “当时男生的初恋一定是暧昧朦胧的‘同桌的你’,但他们儿子的爱情却是‘老鼠爱大米’”。  

满山红叶似彩霞

選自電影《等到滿山紅葉時》演唱:夢鴿 photo by Huijuan 滿山紅葉似彩霞彩霞年年映三峽紅葉彩霞千般好怎比阿妹在山涯 手捧紅葉望阿哥紅葉映在妹心窩哥是川江長流水妹是川江水上波

恳谈会 (下)—南京篇(7)

  恳谈会在你一句我一句热热闹闹地进行着,没有主持,没有主题,但形散,神不散,这时吕龙大嗓门儿又一次响起“20年来,最搞不懂的两个谜团,一是徐明怎么生了三个?二是匙小林哪去了?”大家也忙迎合着“讲讲,讲讲!”   于是乎,徐老弟讲他如何顺理成章地生下大女儿,然后巧妙与党的政策周旋,没多花一分再添二女儿,最后觉得还是应该给党点面子,交了8千,有了传宗接代的儿子“徐8千”。   据不完全统计,32位我们,20年里,成功地合成了33个天然“有机衍生物”(不包括邹澄和俞秋萍的),其中“左旋体”23个,“右旋体”10个,显然,徐老弟最高产,贡献也最大! 当注意力转向匙小林时,依然黝黑健壮的东北“老”小伙子用那略带沙哑的卷舌音,笑容可掬地给大家讲了。。。 “20年前去单位报到的前一天,骑车到那儿,侦察地形,见一女孩从大楼里走出,心中窃喜“单位不错!”;第二天,高高兴兴就到那单位报了到。   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尽管楼上楼下,楼里楼外,找一个遍,却没有再见那女孩子。   有一天,去图书室借书,突听有人一字一句地念着“匙小林”。人们常常不知道如何发“匙”这个音,有人念成“勺”有的念成“钥”,真的念成什么的都有,难得有有人念对,抬头一看,竟是那女孩!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评着一身本事,走走未来丈母娘的上层路线。。。” 小林就是这样找到他的“配位体”的。 说起寻找“配位体”,每个男生都有自己的绝招和秘籍。现想起来,当时经历的越多,遭遇得越曲折,让人感动的故事也就越多。   当年小兔子先陪周老牛去爬紫金山,后指点迷津,促成了我们班的第一对。大二,他和她就成双成对,双进双出,让当时还身单影孤的我们着实地羡慕!20年后,尽管他们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可周老牛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遗憾”,吕龙马上迎合道:“理解,理解!每每听我一个哥们盘点他的恋爱,多少也觉得自己的经历太顺。。。”   大家就这么亲亲热热吵吵闹闹着,说着笑着,不知不觉过了两点,看着吧台上服务生,满脸困意,我们也只好带着不舍、带着惆怅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