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October 2006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历经沧桑的真情

南京篇(7)难产中,百无聊赖之中,MSN搜索一下“NandaChem82",居然,发现有一人把我们的“光阴的故事”列为在"Favorite" 中,注解是“南大82有机化学.白饭推荐给我的.历经沧桑的真情” 感动中!!!

恳谈会 (中)—南京篇(6)

两周下来,居然没人来堵我的嘴,看来大家心里坦荡荡,那我可是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如实道来了,得罪之处,海涵! 上回说到,大家移师至“大食堂”围着三大园桌坐下。可板凳还没捂热,也不知谁就张罗“重新组合”大家心领神会,想让他挨她坐,虽然20年前我们有机班没能成全这第四对,现让他们坐在一起,是不是多少也抚平一点大家的遗憾呐!不过当事人以“不做魁心事,不怕鬼叫门”姿态,大大方方肩并肩坐着,装着一脸茫然,不知你们说啥的样子,这一招,果然很灵,一会大家就谈到别的话题上了,像“男生宿舍里的故事”“谁暗恋谁”等。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当年我们班确实有那么几个小子“恋”着我们的Kitty 猫,有的大胆地表白了,有的却把“爱你在心口难开”的遗憾深埋在心,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羁羁绊绊他与他的关系,20年了,我们成熟了,也坦荡了,所以20年后今天,他终于对他说出了“我明白了为什么当年你处处找我麻烦,总是看我不顺眼!”他是一吐为快,他也没有极力为己辨解,好像更重要的是“英雄所见略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毕竟“有感觉”的大学生活更精彩。也许是受他们的鼓舞,一个潜伏了20多年的,也是唯一记得当年鼓川同志是挎着“军挎”雄赳赳气昂昂出现在南大校园的人,也主动坦白交待了。。。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取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一次相遇要用一万次的回眸才能换取。能同学四载,已属不易,更别说,曾相恋,暗恋,或苦恋过,你与他/她之间必有非常厚重的缘—厚于同窗之缘!20年后在这千载难逢聚会里,对那曾出现在你“无怨的青春”里的他/她说声“谢谢!" 无怨的青春 —-席慕容 在年青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 那麽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暇的美丽若不得不分离也要好好地说一声再见也要在心里存著感谢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意 长大了之後 你才会知道在蓦然回首的一刹那没有怨恨的青春 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岗上那静静的晚月

恳谈会(上)—南京篇(5)

  也不知是晚上几点钟,主持人宣布篝火晚会到此结束,在篝火前,大家狂拍了一些照片后,虽有一种意尤未尽的感觉,可还是三三两两往住处走去。。。 走在我旁边的惠娟对我建议道:“时间还早,我们有机班在哪个房间再聚聚吧!”因身兼“海外同学代表”之职,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我就责无旁贷地来到吕副主席下榻的小房间,对吕副主席说:“同学们想再聚聚,聊聊,你看怎么办?” 吕副抄起电话,三五喝六一下儿,村里的大食堂 就对咱们开放了。 大家就陆陆续续聚到大食堂里,以班为单位,将几个大饭桌拼到一处开始夜聊。后来有的班移到卡拉OK厅,有的去了保龄球房,留下的几桌在学54号文件。只有我们有机班好像有太多的话聊也聊不完。。。   因明天出差,先列个纲领在这,回来慢慢道给你听,有想“堵”我嘴的,抓紧了。不然, 我这嘴可没把门的。 重排座位 埋在心里20多年的真言 高产的“秘诀” 早恋的"遗憾" 寻找到配位体。。。 最后,我要多写写我们的幕后英雄,惠娟。   我第一次听说“20年聚会”是2 年前 (2004年夏)回国,在酒桌上,吕龙轻描淡写地那么一提。后来好像是2005年在德才的婚宴上,国内有机班的同学达成共识—有机班2006年毕业20年大聚。指示由承筠传达到海外各位,大家欢欣鼓舞。 也是很偶然,剑协的师弟把81级聚会的网址传了过来,再由我传给了大家。看了81级聚会的网最大感受就是如果能把班级聚会扩大成年级聚会就好了!不同的是我只是梦想一下,而惠娟却一个个电话,Email与大学时有印象的没印象的同学联系起来了。后来她告诉我:与女生联系没问题,那时女生少,都认识;给外班的男生打电话,就自报“有机班魏旭东的爱人。。。”经她的不懈努力,终于把班级聚会扩大成年级聚会,可筹委会回成立时,却莫名其妙地选我为“海外同学联络员”当时我是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在后来一年多的筹备阶段,她也给了我不少支持和鼓励,即使现在,她还不断鼓励我把这“聚会花絮”有始有终地写完!

2006年康州的秋天—-photo by Huijuan

一棵开花的树                      by 席慕容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篝火晚会—南京篇(4)

  车子开到马鞍山盆山度假村已是5点多了。在“村”口时,见一些当地的农民在搭舞台,摆桌子等,我想这大概就是聚会议程表上的烧烤, 篝火晚会的发生地.原来现在国内也有像Wedding Planner, Party Planner之类的中介公司. 上午开会时,忙上忙下的年轻人(当时我还以为他是鞠教授或郑教授的学生)就是我们花了银子雇来的planner.   等终于从年轻人手里拿到钥匙,来到房间已是满身臭汗了,顾不上仔细打量一下房间(其实跟美国的廉价汽车旅馆的布置没什么俩样),就冲进浴室冲个澡.穿回统一的橘红色的纪念衫, 喷了不少香水(以盖汗味), 然后,到村里四处走走看看. 山清水秀,没有城市喧哗,空气里透着泥土的芳香,可谓是度假的好地方。住的地方是5,6排平房,外表没有区别,但从内部布局,设施,你可看出哪一排先建, 哪一排后建.源住的房间就比我们的舒适多了.周围有高尔夫球练习场,保龄球房,茶舍等娱乐场所.   6点半,我们被告知一切就绪,三三两两来到篝火晚会现场。临时搭建的舞台不是很大,但一幅写着“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82级同学毕业20年联谊会” 巨大的幕布悬挂在舞台上,一排排整齐的桌椅摆在舞台前,桌椅的俩边有2,3个棚子,几个人在帮我们烧烤,后面是一堆等待点燃的柴禾。   两个比我们孩子大不了多少的主持人,显然没有经历过大学四年的锤炼,也无法理解我们毕业20载再聚的感觉,几个蹩脚的,粗陋的舞蹈和杂耍,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外婆家村头场院里上看大戏的情景,那时的我可是看得津津有味,兴奋得好几天都睡不好,现如今,只是礼貌地迎合着,同时,还要“手舞足蹈”与盆山的蚊子斗,尽管随身带着从美国买的“OFF”和上海买的“六神”,还是寡不敌众被咬得遍体鳞伤。   当年在校时,无机,有机,分析,物化,和高分子五个班中,文体活动好像高分子班总是最活跃。这次也不例外。高分子班的一位男同学自告奋勇登台用日语唱的“北国之春”把晚会的气氛推向一个小高潮,他的“希拉卡巴。。。”鼓舞着大家,纷纷上台代表本班同学一展歌喉,可要唱的卡拉OK, 主办人总找不到音乐,不过这并没影响我们的高昂的情绪。 穿格子衣服的就是唱北国之春的,谁能告诉我他名字 说实在的,我们不在乎,吃什么,住的如何,舒适与否,以何种方式聚会,只要能聚起来,见到当年的同窗好友,足矣!惠娟对本次聚会高度概括总结成五个字:“可遇不可求”。   20年,也许我们有幸会偶遇一,两位老同学,也许你与他/她之间没断过书信联系,可在短短的几天里,见到100 来位昔日同窗,如果不是天助之缘,是什么!“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岁月的歌”,无需那一首首怀旧歌曲,来撩拨我们的心房,能与几年没见的老同学谈谈近况,叙叙旧,我们的心早已醉透了。   真的从心里感谢在宁的聚会筹委会的同学们,没有他们的热心主办和任劳任怨,不会有本次同学聚会的成功。在短短的3天时间里同学们体验到了相逢的欢喜,圆了那久远的梦,也加深了彼此的了解,巩固了友谊(聚会以后,我感到同学们对我更亲了,我对同学也少了好多生分)。不仅如此,我们的下一代也建立了友谊:从法国回来的彭玲的儿子登台表演魔术时,他让从美国来的少清的儿子做他的帮手;对在美长大的孩子,记中文名有点难,他们给国内的孩子每人一个代号,像源叫老猴的儿子“Cool Kid”;上周末阿六来电话,接电话的源说:“Stacy 的爸爸”(好像离题远了点;))   最后,由吕龙点燃了聚会的篝火,同时五彩缤纷的烟花也照亮了夜空,大家手拉手围着篝火载歌载舞。。。

吃月饼了

  2006年的中秋佳节,是今天。 大家的月饼可买好了?我家冰箱里有两块:) 如你还没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我吃了我的月饼,也就是你吃了我的月饼 祝 花好月圆人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