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March 2006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又是周五了

Su Yuan   “袁大主编”周就要圆满结束了,看来这次的命题有点难,以致于好多同学交了白卷! 我想借此机会为我的朋友,点一首老歌“ 掌声响起来  ” 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我的心中有无限感慨多少青春不在多少情怀已更改我还拥有你的爱好像初次的舞台听到第一声喝采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经过多少失败经过多少等等告诉自己要忍耐掌声响起来我心更明白你的爱将与我同在。。。 这一周,聚光灯照着,我站在人生的舞台上,回味我的19年。从心里感谢那些给我“掌声”朋友。你的爱将与我同在! 下一周是“徐明周”请大家给他一点“掌声”!

袁素—我们班的化学家,计算机家兼画家

陈少清   大学四年没和袁素说过几句话,大学毕业后对袁素的了解也是从陈剑协那里道听途说 了一些(当然都是好的),到美国后才接触较多。进一步见识了东北姑娘的豪爽和南通媳妇的热情。 袁素是我们班里少数几个拿[双学位]的一位,可以说也是我们班里的多面手之一,原来只知这位东北姑娘既是化学家,又是计算机家,看把我们班的网站管理得有声有色,有始有终。看完她的十九年,才发现她还是个画家:会画大[圆圈]。不愧是袁素+[元]素+[圆]素。   “学学茶道,花道,和书道,与邻居(贵)妇人聊聊天”,古代大家闺秀的[琴棋书画]不也就如此吗,别人可是想化钱去学也不一定能学着。有如此深厚的日本[贵族女子学校]好的training,也就不奇怪袁大主编现在的高雅的情操和精辟的文采了。

愈发美丽的袁素!

乐承筠   上次提到二十年过去了,仲惠娟是美丽依旧,袁素呢可是越来越漂亮,陈建协二十年如一日的呵护功不可没!看着袁素的全家福,让人忍俊不住地想这两口子是不是太宠儿子了,把好吃的都留给儿子了,搞得正是爱酷年龄的儿子还长着一身可爱的BABY FAT!   袁素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特别擅长SEEKING—ADVICE,从当年的谈恋爱,毕业分配,到后来的移民美国,买房,找工作,她习惯把她所有的疑虑向朋友们和盘托出,在反复论证各种可行性后,她最后总是能做出比较正确的选择。   最后祝袁大主编永远年轻漂亮!

牛!牛!牛!东北姑娘就是牛!

王德才 小平同志在祖国的南方画了个圈,袁大编辑圈可画的大了,从中国画到美国!把我们南通小伙圈了二十年,儿子都那么大了,取得那么多成绩,身材纵然没有任何变化!真牛!      不过不知东北姑娘有没有关心一下你们老乡?有那个东北小伙匙晓林的的消息吗?马清盛或许会知道。     祝你们全家幸福!牛气冲天,愈来愈牛!

袁素-性格直率,待人真诚,又情感丰富

惠娟   同学当中,我和袁素交往最多,我几乎是她24年的生活的见证人。   刚上大学时,我们就经常在一起,连她在南京的阿姨我们都一起去拜访。她性格直率,待人真诚,毫无心计,教会我很多生活常识。袁素生活俭朴,有时也会“支配”人,比如经常请人带买晚饭的。我当时还想,将来谁给她准备晚饭?现在看来当时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自从找了男朋友,再嫁于此君, 好象她从来就没有再为晚餐操心过!   20年后的今天,从袁素给我们班办的有机班网页里, 我又发现了她丰富细致的另一面和她文笔流畅的文学水平。她编辑的有机班网页给我们中年的人生增添了很多的色彩。不仅纪录下我们人生第一个20年的美好青春,我们人生第二个20年的繁忙,奋斗的路程,以及我们生机勃勃的下一代,还将带来我们人生第三个20年的憧憬和希望。她赢得“袁大总编”和“海外总召”的美称绝对当之无愧!   祝有机班网页越办越好! 祝袁素越来越快乐!

原地画圈的十九年

Su Yuan   86年临毕业前,因父亲生病在京住院,我去了趟北京,回来后,方知被分到地处北京房山县的核工业部原子能研究院。一进南大,就作的进京梦,眼看就要破灭,可自己又没勇气找辅导员“走后门”,就托某同学说服辅导员,结果离进京更远了。现在想来,我真是个儿傻透了的大傻妞! 二次分配进了南京制药厂。下厂实习的一年里,与工人一起三班倒,住的集体宿舍比8舍可差多了,又赶上87年南京有史以来的高温,有时,无奈只好睡在走廊里,旁边就是邻居的垃圾桶。那一年,精神上,肉体上对我都是个儿很大的锤炼。实习一结束,就伺机借调到成立不久的南京医药职工中专校,教有机化学,一教就8年,其间顺理成章的升工程师,嫁人生子。。。。   日本,广岛1998年1月Photo by unknown 95年9月,终于在老公东渡扶桑9个月后,如愿以偿离开了南京制药厂。在日本的两年半,由于老公的合同是一年一签,没法儿长期打算,几次上学机会,也因种种原因而放弃(也许来之容易的缘故吧!)。老公拿的是日本文部省的资助,也不需要我去打工养家糊口,所以,整天学学茶道,花道,和书道,与邻居妇人聊聊天,我的日语倒是与日地突飞猛进啊。周末,游游山,逛逛水 ,日子过得轻松,快乐! 98年4月,随老公又“流浪”到了美国的北达科达州 Fargo。当时IT火得不行,决定改行学计算机,结果发现自己有一个非常逻辑思维的大脑,每每编出的程序,短小精悍,迎得老师和同学的另眼相看,自信心也大增。可还没等我毕业,IT 大泡泡就破了,不过我很幸运,刚学完功课,就应聘当地一个Startup 小公司,那时老公已去纽约上班半年了,我带着儿子,白天上班,晚上写毕业论文,活得充实和自我,泡过酒吧,进过赌场, 只可惜一直没勇气去Strip Club 见识见识。周末,带上儿子与我那一帮狐朋狗友开着我家那辆破车,去密西西比河源头赏枫叶,开5个小时去明城吃广式早茶,去五大湖看水鸟。。。   美国,北达科达州 Fargo2002年5月Photo by unknown 放飞自己的日子,就是过得快。2002年9月,硕士论文也答辨了,毕业典礼也参加了,没有理由再赖在Fargo.谢绝老教授的再三说服(注:他觉得我应该读博士,前些年,IT 火爆,大家纷纷硕士毕业就工作,IT博士供不应求, 可我考虑到年龄和家庭),辞了工,来到纽约。开始还想在IT 上发展, 可一直没有如意的offer, 不是离家远,就是公司前景不太好。在小青的鼓励下,于2003年1月下决心接受老公所在的公司的offer,又做回化学了。从而完成了从终点到起点画一个完美的圈的任务。 一晃3年了,从分个小柱子用一天到如今得心应手地对付上公斤的反应,终于从低级白领变高级蓝领了。职称虽一年一升,工资不见涨,加上总有老公帮衬之嫌,所以,去年试着找工作,虽拿到“强生”的Offer,但在咨询众多同学和朋友后,为了家庭,还是没有勇气再次放飞我自己。   美国,华盛顿白宫前 2005年8月Photo by unknown 关于我的家庭,老公还是那个老公,儿子到一天一个进步,昨天,参加地区奥林匹克科学比赛,拿回了3个金牌。 审视我的19年,才发现我用了19年辛辛苦苦原地画了个圈!现考虑是否再杀回IT行业,从而完成画另一圈的伟大工程。

又是周五了

Su Yuan   太多的事情要写,太复杂的心情要述,真不知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先说什么。。。   二周周似乎没以往热闹,但考虑俩周时间自然稀释了每天的出“贴”率,不热闹只是个假象了,该说的都说了,愿意捧场的也都来过了,只有小青回国探亲,还没有发表她对她的“那个人”最有意义的而且不可缺少的最终定论, 我们拭目以待。。。  说晓明,就少不了说小青;难啊! 如何又赞美了晓明,同时又不惹小青恼,这平衡可得找好了。如果说晓明是千里马,那小青就是那手疾眼快的伯乐了,结婚照上小青那得意洋洋的笑靥,比当初告诉我们这帮小姐妹时还甜!当年,大名鼎鼎的小青可不是我们这些有心没肺的傻丫头能比的,她可是个儿“宝姐姐”。在众多才子中,能被小青选来为婿,可见晓明是何等地优秀. 国春的故事从老公那听了不少,但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执著。多少当初胸怀大志的优秀青年,来美后,为“脱帽挣薪,博卡转民”而折腰。他却义无反顾得为科学执著着。。。国春的妻,有幸见过一面,忘不了的是一张爱笑的脸,这位小我们一届的师妹,用她的理解,豁达,和耐劳,系着执著,风筝一样飘来飞去的国春。 二周周圆满结束了,本来下周该是“留建周”。但留建本人仍需要时间考虑,秋萍又没联系上,正应了老板“两个两个的出场“言论,老板的“嘴”可是了得,“金口玉言”! 下次,要三思,再张嘴!所以,下周是“袁大主编”周了!今天,匆匆忙忙把我利用“业余时间”为大家编的网页发给了你们。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几个月的成果啊!这么重的砝码,“袁大主编”周不热闹都不成。。。 现在该写难写的了。 两个星期来,一直想写一点东西来纪念一个女孩。 “凡”是她的名,不凡却概括她的人生。凡的父亲是我们来美后,遇到第一位南大校友,我们最初用的锅碗瓢盆,好多是从她家搬过来的。很快,两家变成了朋友,周末,常常聚在一起,打打牙祭,自娱自乐。 那时的凡,不到十岁,就很懂事,无论男孩,女孩,比她大,比她小,都能玩得来。她弹了一手好钢琴,常常是中国人聚会时压轴戏。她能歌善舞,把电影“泰坦尼克”插曲唱得有声有色。她不仅是她爸爸妈妈的骄傲,也是我们海外中国人的骄傲,小学跳了一级,成绩仍名列前茅。挂了满墙的这个政府奖,那个总统奖。她设计的邮票在众多的参赛作品中被选中,也可见她的绘画功底的不菲,和独树一帜的创意。 后来,凡的一家去了德州,我们到了纽约。每次电话,我都会问“凡怎么样?”她是源(我的儿)的样板。我每每告诉源,“因我和爸爸不是在这个系统下受的教育,你要像凡一样自己find out what you should do for your future。” 凡想当医生,所以她只用了2年的时间学完了高中, 15岁,申请到全奖,迈进了德州大学。 她有个”博客”,我常读,看着她一天天快乐的长大,替她憧憬她美好的未来。。。可是,上上周六,一个朋友的电话,让我至今还无法相信,凡去了,18岁,花一样年华,生活才刚刚开始,就去了。凡,像流星,滑过我的生命,留下不灭的痕迹!凡,你精彩地,快乐地,活过你浓缩的生命,你可以安心地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