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February 2006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冰雪聪明的陈少清

乐承筠   我知道冰雪聪明一般是形容女性的,但感觉这个词实在很适合陈少清(没有贬低陈少清的意思),他的聪明(both smart and clever),他的招牌微笑,他的不太张扬的个性,他的善解人意,都是对冰雪聪明的最好注释。   在此祝老同学全家平安幸福!  

Lessons in Logic

Su Yuan If your father is a poor man,it is your fate but,if your father-in-law is a poor man,it’s your stupidity. ……………………………………………………………… I was born intelligent –education ruined me. ………………………………………………………………If it’s true that we are here to help others,then what exactly are the others here for? ………………………………………………………………Since light travels faster than sound,people appear bright until […]

82有机班的幽默大师,非“小孩”莫属也

 黄浩   读陈少清的19年,把饱含酸、甜、苦、辣丰富经历的那么大段岁月浓缩在令人常常忍俊不禁的幽默文字中,佩服佩服。 陈少清的19年读罢,我有了一个新的发现:82有机班的幽默大师,非“小孩”莫属也

少清是真正的老乡

 施欣忠   我和少清是真正的老乡,同是靖江县(现为靖江市,隶属泰州地区)越江乡的,就是不在同一个村。现在还想起曾一起去南京上学报到的往事,不过转眼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听说少清老家里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详情未知,家还在原处么?家里各人可安康?靖江的变化很大,长江大桥通畅数年,开发区不断建设,经济蓬勃向上。      看到少清现在取得的杰出成就,我们感到由衷地高兴,希望今年能够好好聊聊。我有一个仅仅代表个人的想法,无论你们海外赤子多么优秀、多么自豪,永永远远都是龙的传人,希望寻找机会为中华民族、为家乡人民做点什么,为振兴祖国的医药行业做点什么。     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

跟葛裕华的“洗脚”帖

陈剑协   为了能使我们宿舍以外的人更好地理解葛裕华的评论,觉得很有必要将他错打的字更正过来(凭我的理解) 阿六算起来是很早托鸡阿姨的,那垦荒的镜头加勇气自不比说,值得我等学习。如今的五子生活再也不必将那圣语洞洞争着吃了(应为:剩鱼冻蒸着吃了)。提起从前的那个冬季,酸鹅和你斟得最多了(应为:算我和你争得最多了, 也许葛裕华又有了新的艺名:酸鹅。 请核准),一次冲水前的残水本是好意,想加给你温脚用的,没想到居然那么温度 (高),一直内疚了二十年!这次回母校一定叫上南京有职称的磨脚师为你…

与少清为邻

小青   算起来同学中我和少清很有缘分, 比如我的外婆也是靖江人, 我俩的名字很相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是姐姐), 大学时我们同在一个政治学习小组(我领导留建一个女生, 遭遇到以他为首, 吕龙撑腰, 他们宿舍全体的冷遇). 工作以后我时常到有机所出差, 免不了要打个照面, 其时我们已经化敌为友, 有一次我就托他给我预定一家旅店, 事先就告诉他规格是100元左右(外企白领的待遇), 并叮嘱数遍档次不能太差, 不知是他办事能力有限还是想帮我公司省钱或者怕我让他垫钱, 总之到上海后他告诉我找遍有机所附近的旅店, 好不容易给我定下一个三人间报价10元, 我一听就差点晕倒, 他马上告诉我,已经准备好了最后的退路—免费留宿他老丈人家一晚, 我别无选择, 未料想受到小夫妻及老夫妻的盛情款待, 美味佳肴至今难忘. 念念不忘少清一家待人之热情, 他们99年刚搬到新泽西, 我们2000年紧随其后迁入, 家还没安稳就马上去他家访问, 那回没等他开口, 我们就主动留宿了一晚…2001年初, 少清在安居乐业后总算有时间来我们家一聚, 酒足饭饱后学了几遍54号文件, 时候已经不早, 少清执意要连夜赶回他那新窝, 岂知屋外是满天飞雪, 这回总算是让我们尽了一把地主之宜.  2002年初, 我手中拿着三家公司的offer左右为难, 因为最想去的强生公司离家最远, 倒是就在少清家隔壁, 打电话询问他的意见, 少清很仗义地说, 他家的客房永远对我开放(条件是恶劣天气时, 外加帮忙烧饭等)!  结果是我舍近求远, 每天往少清家方向去上班, 他放着家门口的公司不进, 每天北上几十哩, 唯有感叹世事无奈啊!

感动不禁油然而生

郑丽敏 首先祝袁素生日快乐! 记得慧娟和小青早就把有机班的网页地址告诉过我,但是我只在最初看过几次. 回想起来,与其说"忙",不如说不太关心,很惭愧. 近日,因开始筹备同学聚会,又上网看看有机班同学到底作了什么.看到那么多同学的留言(我还只看了一小部分),心里的那份感动不禁油然而生,为同学间的友情而感动,为有机班同学的团结精神所感动,更为袁素及很多同学的奉献精神所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