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12/09/2005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仲博—“善解人意”之快手才女

少清 仲博—“善解人意”之快手才女 虽然现在外面雪花飘飘, 但我还是不禁想起那酷暑盛夏, 那日子也不好受. 想当初仲惠娟倒是很” 善解人意”. 他们一家刚搬到东部康州不久, 充分理解同学们盛夏度假之地甚少. 很快便把家宅买下—一依山傍水之幽静之处. 从此, 东部同学们夏天就有了一个好去处. 电话一约, 便开车直奔避暑胜地—仲氏别墅. 女主人见一帮”食客”来到. 并不惊慌, 拿出做博士论文时的精湛手艺, 三下五除二, 二十分钟, 一桌佳肴便呈报在我们眼前. (乐承筠所说的一小时, 那是老皇历了, 如今仲之手艺已突飞猛进, 二十分钟就够了, 毕竟这么多年的老板娘也不是白当的). 看着窗外鸟语花香, 小桥流水, 室内美酒佳肴, 欢声笑语, 早把外面的烈日炎炎抛至脑后. 当然了,我们也不是白吃白玩, 石头还是要搬的, 有照片为证.( 如不信,袁素可将照片附上).   挣饭钱!2004,Augphoto by 素   有同学会问, 那老板的功劳呢? 功劳怎么多归仲了. 那就让老板干着急吧. 谁让他的学号排在老板娘后面呢! 耐心等着吧. 当然了, 最了解仲惠娟这十九年的人还是老板, 到现在还未吭一声. 还是让老板当同学们的面美言小仲几句吧. 这大概才是仲惠娟最想听的吧. Advertisements

“惠娟周”进入尾声;“许红周”待发

Su Yuan 又是周五了,“惠娟周”进入了尾声,还没发表回忆,感受,或你自己也说不清印象的, 请毫不保留得与我们分享。我想惠娟也很高兴地想知道“她在你心中的形象”。 对同一件事,或同一个人,不同的人,从不同角度,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和看法。感受不同看法,不仅有趣,而且OPEN OUR MIND in a certain way. 下周是“许红周”!恳切希望老同学涌跃发言。这不仅是对我个人,或网站得支持,更是对“当事人”一种关爱。王帷峰,老猫 好久没言语了,吴老牛,葛玉华,孙,薛,等等,还沉默,有点让老同学心寒呀。 许红早在几天前就把她的“我的19年”给我了。 我会在周日晚放上来。 Have a good weekend, everyone!

我眼里的惠娟

Su Yuan 在我们班十位女生中,我与惠娟的History最长,所以如果我说不同时期的惠娟给我不同的最深印象, 你不会奇怪吧! 大学时的惠娟,红苹果似的娃娃脸,一双肉乎乎的小胖手,说起话来连珠炮似,伴着咯咯的笑声,宛如一只永远快乐的“小鸡”。我清楚地记得在水房里手把手地教她洗床单,不知惠娟是否记得全宿舍女生帮你梳妆打扮。。。那时的惠娟是个儿人见人爱的小妹妹。 毕业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俩会经常出没在同一地方,给我更多机会了解她。人见人爱的小妹妹形象逐渐被善解人意的好朋友取而代之。好多时候,被她的豁达,自信,和成熟所折服;被她对老板的珍惜,柔情,和理解所感动。记得一次,老板生病,她日夜守护,一脸的心痛,不时地用手轻轻地揉着老板的耳垂,一个十足的懂得爱的女人的形象留在我的记忆。 差不多在同一年,我们相继结束了爱情中长跑。住进了同一座筒子楼,共有同一厨房。虽然那时的惠娟努力做个“下得了厨房”好媳妇,人们还是能感到老板出差回来后的格外忙碌。所以,尽管小青再三描述惠娟如何如何的能干,当惠娟邀我们这么一大批人去她家过2002 年感恩节,我还是禁不住为她捏了把汗。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看惠娟把我们三家人加周国春,大大小小10口人按排的妥妥当当,一日三餐,色香味俱全,我得承认如今惠娟真的出落成“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好媳妇,好妈妈了!  

美国东部之行印象

存德 这一次美国东部之行, 非常高兴地看到在那儿工作的几位老同学人人都事业有成, 儿女都健康成长. 印象(一)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家家大别墅.从费城下飞机,开车一小时就到了周晓明,徐小青的家, 邻近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 听小青介绍, 五年前房子还在图纸上他们就买下了, 新房竣工后, 小青既当设计师,又当工程师,更兼采购员,晓明施工,那些瓦工,木工,水工的活都一一搞惦.我在他们家楼上楼下仔细考察了一番,他们的装修可够五星级.前庭后院更是搞得有模有样,有一点苏州园林的味道.就连后院的一个平台都整修得充满诗情画意.家里装饰了不少小青的工艺品和他们女儿的美术作品,极富艺术氛围.一楼琴房里盆盆花果草木更是徐小青的杰作,据说小青培育的许多花果草木也已在其他几位老同学家生根,开花结果了.更为难得的是晓明和小青两位极富有投资眼光, 现在他们的房产价值已是当初的两倍还要多了. 少清家的别墅和周晓明徐小青家的别墅几乎一样大小, 距小青上班的公司—强生医药公司仅仅5分钟的路程, 少清上海媳妇殷勤持家,听说他们家大小事情都无需少清动手, 如今的小孩脸上始终挂着幸福的微笑. 例外, 也是听来的, 每次老同学在他们家聚会后, 少清总是诚恳的接受建议, 更新一项装备. 进一步武装他那个本已现代化的小家. 这一次东部之行,未及有时间拜访陈建协和魏旭东家, 但对两家的豪宅也知一二, 建协袁素家位于美国风景秀丽的尼加拉瓜大瀑布附近, 周边环境优美, 所以外地同学去游玩尼加拉瓜大瀑布, 都选择他们家作为落脚点, 非常遗憾的是去年我们家去游玩尼加拉瓜大瀑布时, 由于行前情报不灵, 而丧失了使用这个优势的机会. 在此提醒想要或将要去游玩尼加拉瓜大瀑布的兄弟姐妹们, 不要忘了这个落脚点, 旭东老爹对此体会很深: ”去游玩尼加拉瓜大瀑布, 住宿建协袁素家, 吃得好,休息得好, 玩得更好”. 旭东惠娟家位于纽约郊区, 康州境内的一深山老林里, 环境雅致, 房前小桥流水, 屋后自家16亩的大森林, 单是大树就有300多棵(老板老爹做了统计的), 老板现在可不是以前的老板啊, 用国内划定成份的标准, 他现在可是的的确确一个大地主啊. 老板就是老板, 大手一挥召来一帮森工, 锯了一棵树, 付了800大洋, 老板老爹看了那森工绝技, 直唤值! 印象(二) 美东部几位老同学都供职于大制药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