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December 2005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回吴伟明19年

老板 从照片上看小兔子的确比过去壮实多了。可贺可贺! 想当初,你我和陈建协三个身材是多么的苗条啊。 Advertisements

新年快乐!

老板 新的一年到来了,在此祝全班同学新年快乐! 特别感谢袁大主编和老牛的辛勤劳动! 坚决支持!坚决拥护!

老虎趣事之二

老板 这两天忽然想起老虎一件往事。 大学期间校报热卖。有一天我和衙内(记得好像是衙内)在汉口路北园门口买到一张。读至三四版,赫然发现一首诗,作者王存德。此报后来在宿舍内传颂。内容记不得了,但最后一句是:“啊,精神文明之花盛开了!” 请大家证实。 联想到老虎最近美东之行2-3天之观感居然能分三部分长篇报道,可见老虎笔力深厚不是偶然的。 请老虎证实一下高考语文分数。

最“美国化”的吴伟明

乐承筠 我们班在海外的同学中吴伟明应该是最“美国化”的了,这篇十九年带着中国式的谦虚,真实地反映了他的美式生活态度(不好意思,有点象在小学语文课上归纳中心思想)。美国也有“老婆孩子热炕头”之说,原文忘掉了,大致意思是美国梦就是“带前后院的房子外加两个孩子一条狗”,美国典型中产阶级家庭的生活被称为“SITCOM“(情景喜剧)- Single Income Two Kids One Morgage,吴伟明的生活也大致如此,虽然不完全是Single Income。 记忆中的吴伟明有着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当年应付什么考试都是小菜一碟,估计这也是他为什么如今能在当教授的同时还可以身兼数职的原因。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吴伟明居然也遭遇过两次惊险的车祸,相信必有后福。 祝老同学全家新年快乐!

生日快乐!新年愉快!全家幸福!

王德才  

首先, 祝伟明生日快乐!

 周晓明

吴伟明的19年

吴伟明  写这篇“我的十九年”可以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来大概有十五年没怎么写中文,二来我的中文打字实在太慢。幸亏周晓明和徐小青几个月前就不断提醒,现在才勉强交稿。也是因为中文打字实在太慢的原因,我在网上也很安静,只看不写,颇有偷窃同学劳动成果之嫌。 我的19年实在是非常平凡,我只能间单地谈一下我的生活与家庭。 毕业后在研究生班跟同学混了一年,1987年来到Illinois大学在Zimmerman教授实验室学习。1992年获得博士学位后在Wisconsin大学在Frey教授实验室做博士后。1995年来到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任助理教授,2001年初成为终身教授。这一切都无惊无险,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的,也没有小插曲可以和大家分享。唯一现在觉得好笑的事就是读研究生时因为学术上的事和导师闹矛盾,俩个人一年基本上没说话。可想而知我的臭脾气到哪儿都改不了。毕业后我们俩家倒成了朋友。生活中也没有特别精彩的故事可以报告。经历过两次惊险的车祸,但也说不上死里逃生。车被彻底撞毁了,但人却奇迹般的一点也没有受伤。 现在的工作也是典型的美国学术界工作。一个学期一门课,其它时间搞科研。同事之间处得不错,每天上班还是比较愉快的事。好在课题跟生物医学沾了边,经费还能拿到。但也没有什么大的成果,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好在美国的基础研究绝大多数是好奇心驱使的,所以也没有显得特别没出息。近几年在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做评审的经验更是告诉我,好奇心越大或越新奇,经费也就越多。可惜我的好奇心不够大,所以就做不出大成果。 来美已经18年多了,也没有混到一官半职。大概是因为天生缺少做领导的才能与欲望。再加上脾气太蹶,除了老婆偶尔试试以外,居然没有人愿意领导我。所以这么多年来只好自己领导自己。唯一能过领导瘾的地方就是做少年棒球队的教练。 不仅仅科研上没有什么大名气,做一个教书匠也没有挣到大钱。只好自我安慰说既不图名也不图利。好在挣的钱养家糊口也够了,老婆孩子也倒没有造反。可以说来了美国什么都没长,除了体重和球技。既然工作乏善可陈,只好多谈谈家庭以及在美国的生活。   吴家俩口子在墨西哥2005年2月   我1986年初与吴娟相识。她是气象系82级的,毕业后在南大读研究生。我们1988年底结婚,1989年初一起到Illinoi。她在1992年从统计系硕士毕业。1993年老大Peter出生,现在读初一。快13岁,已经比我高了。老二Robert在1995年,我工作的第一个星期出生。现在读五年级,也长得比同龄人高一头。我和吴娟常常笑他们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由于有俩个孩子,吴娟一直到1997年初才开始上班。开始在旧金山加州大学医学院做生物统计,几年后转到Kaiser健康基金会工作。因为美国的学校下午1:30-3:05就放学了,她一直是半日制工作(60%)。 自从俩个儿子出生后,我们的大部分空余时间都化在他们身上了。倒不是想把他们培养成什么大人物,只是觉得他们长得太快。如果现在不享受和他们在一起玩的乐趣,很快就没有机会了。Peter再过五年半就要上大学了,也就是说要离开我们独立生活了。我们和他自己都不希望他在我们身边读大学。   老二,Robert2005年2月   因为自己出息不大,也就没有逼孩子成为天才。我只想让他们过一个天真烂漫,快乐,和值得回忆的童年。甚至都没有想让他们将来上名牌大学。自己在大学工作,觉得对大学生来说,前50所甚至更多的大学都是差不多的。当年决定在哪里买房子的时候主要考虑三点:1)不能太贵;2)学区内的中小学中等偏上,不用是最好的;3)不设“天才”班。课外活动倒是不能没有的。俩个儿子都是这儿少年棒球队各自年龄组的全明星队的队员。老大还在初中篮球队打中锋,也是初中交响乐队和爵士乐队的小号手。老二是小学乐队的单簧管手。由于一直做儿子的篮球陪练(已经远不是老大的对手了),球技大有提高,不信回国时可以较量一番。   老大—Peter2005年2月   全家春夏天的时候是最忙的。春天时俩个儿子在棒球队里打球,每个人每个星期都有二到三场比赛。我还是两个队的教练。到了夏天,各自的全明星队在方圆二三百里到处征战。我和吴娟只好跟着到处跑,可以说是“在外打短工,回家当长工”。 我的19年该汇报的都汇报了,不该汇报的也汇报了。在美国的生活很平淡,但也忙碌而且充实。总觉得自己相当幸运,想有的都有了,没有特别遗憾的地方。有时我都怀疑是不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幸福”的农民意识已经深入骨髓了。值得欣慰的是十九年来我从来没有改变过一个乡下孩子为人处事的直率,也一直在努力做到“多一点幽默,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